神奇宝贝海绵桑

我要戴上泳镜来见你,以免突然陷入爱河。

【seulrene】Peek-A-Boo

*史密斯夫妇AU
*之前被吞了重发一下

0.
“我们结婚5年了。”
“六年。”
“对,五六年的样子。”

姜涩琪把眼睛弯成一条线,伸手握住裴珠泫的腕,被对方瞪了一眼告知这不是二人世界时才瘪着嘴委屈巴巴的收回手,医生匆匆的抿了口咖啡就回到座位上,他面前的两位女性实在是太过美丽,像是电视里闪闪发光的人一样,他咽了口水,翻开记录手册。

“两位为什么来这里?”
“我要先声明一点,我非常爱我的妻子,但是…有的时候…”

姜涩琪把手掌翻过来,想尽力表达些什么,裴珠泫笑笑,接过她的话。

“有的时候我们会感到彼此之间有一些隔阂,这里面包含着我们未告诉对方的秘密。”
“呃…那么两位对婚姻满意度可以打多少分呢,1-10之间。”

姜涩琪摩挲着无名指上的戒指,用指腹描摹环上所雕刻的字母,然后侧头去看裴珠泫想让她先作答,裴珠泫会了意,理理衣领后冲医生比出一根指头。

“…等等,这么低?”

姜涩琪一脸不可思议的望向裴珠泫,对上的是恋人懵懵的眼神,她把手指蜷回去,嘟嘟囔囔的问1难道不是最高的吗?

“…我的傻宝宝诶,10才是最高,来,我数321我们一起说。”

姜涩琪把掌心覆上裴珠泫的脑袋顶轻轻搓了两下,然后轻声倒数321。

“10分。”
“10分。”

医生的笔尖在纸张上摩擦出惬意的声响,他推了推镜框,姜涩琪在他奋笔疾书的间隙熟练的找到裴珠泫的指缝,滑进去十指相扣。

“那么,二位一周做几次?就说这周的吧。”
“包括周末吗?”
“…当然。”
“四次。”

裴珠泫的脸腾的红了大片,她嗔怒的睨姜涩琪,还用指甲不轻不重的掐了姜涩琪的掌心,留下一个洁白的月牙,姜涩琪倒也不恼,揽过裴珠泫的肩让她靠在自己怀中,在发间落下轻飘飘的吻,医生只能强迫自己忽略这一屋子的粉红泡泡。

“二位是在哪儿认识的?”
“大邱。”
“是首尔。”
“呃…对,首尔。”

姜涩琪把将手臂又收拢了些,歪了歪头,像是要把记忆中的片段从大脑深处的箱子里一股脑倒出来一般。

“那是五年前的…”
“六年。”裴珠泫打断她。
“对,五六年前的首尔。”

1.
其实在那群不良少年包围裴珠泫的时候,她内心是毫无波动的,上下打量了翻他们的身材,裴珠泫很有信心可以一个打十,但当姜涩琪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冲出来把小混混们都打晕时,她还是礼貌性的做出了惊讶而感激的表情。

姜涩琪擦去唇角的汗珠,握住裴珠泫的小臂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裴珠泫道了谢就想溜,结果被姜涩琪抓住后衣领拎小鸡一样拎回来,她抬头瞪这个不速之客,碍于身高差,她不得不承认这个表情此时在对方眼里被当做卖萌的可能性大一些。

“大半夜的女孩子一个人走夜路不安全,喝一杯?”

这是什么智障搭讪方法?裴珠泫在内心默默翻了一个白眼,托住下巴装模作样的思考了一会儿,正当准备开口拒绝的时候又被对方抢先一步开口。

“不远的,我请客。”

…行吧。裴珠泫叹了口气,抬起手腕查了查时间,不算早也不算晚,单单喝杯酒是绰绰有余的,今天是难得的休假,放松一下也未尝不可,况且对方长的还是挺帅的,于是她露出一个完美无缺的笑容,颔首同意。

那之后的事就很顺其自然了,自然到裴珠泫都忘了自己是怎样醉倒在姜涩琪怀里,在酒店房间玄关接吻的时候交换姓名,然后解开最内层的阻隔,彼此交融。

第二天白天掀开眼皮的时候裴珠泫觉得头都要疼爆了,她扶着脑袋龇牙咧嘴的从床上爬起来,身旁已经是空位,被弄皱的床单上还残留着姜涩琪身上的沐浴露香味。

她不得不承认,除了被拎衣领让人很不爽以外,姜涩琪是很让人满意的,不仅仅是床上的表现,她的每句话,甚至是每个眼神都拿捏的恰到好处,都让裴珠泫脸红心跳,以至于现在找不到姜涩琪的身影,裴珠泫还有点小小的失落。

罢了,本来就是和陌生人的一次放纵而已,对对方做好善后服务一条龙的期待根本就没有,裴珠泫叹了口气咽下失望,慢吞吞的套上衣服,房间门突然被叩响。

“请进。”

门把手被旋开,姜涩琪试探性的露出一半脑袋,在确定了裴珠泫已经睡醒后端着面包咖啡笑嘻嘻的走进来,变戏法似的从背后摸出一支玫瑰,将它放到餐盘里推到裴珠泫面前。

“姐姐,我准备的早餐。”说话的样子好像一只求奖励的大型犬。

裴珠泫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问什么,她小口的咀嚼着面包,不时地用余光偷偷的看姜涩琪,姜涩琪穿着长到大腿的衬衫,鼻梁上夹着金框眼镜,在窗边捧着一本《月亮和六便士》看的认真,一副斯文样,和昨晚床上那个坏家伙完全没法划等号,或许是目光太过炙热,姜涩琪突然抬头望过来。

镜面反射转瞬即逝的光,姜涩琪那双眸透着眼睛直直的和裴珠泫对视,在狭小的空间激起火花,她放下书起身走向裴珠泫,衣料和皮肤摩擦产生细微的声响,裴珠泫抬臂,将掌心覆上姜涩琪的侧颊。

姜涩琪动作轻缓而虔诚的去吻裴珠泫,似乎再用力一点裴珠泫就会挣脱开一样,裴珠泫的指腹攀上姜涩琪的肩膀,再前进一点是脖颈,用力环紧,让姜涩琪可以更深一点的去品尝。

分开的时候两个人的唇瓣都被咬的发红,带着诱人的水光,姜涩琪傻乎乎的低头笑了两声,然后揪住裴珠泫的袖角,用试探性的语气开口。

“那个…有件事想跟你说。”

2.
“你疯了吗???你们才认识六小时!!!”

金艺琳差点破音,她用力晃着姜涩琪的肩膀想让她清醒一点,姜涩琪快被慌吐了,强行推开了金艺琳,甩甩脑袋让重心不要太偏。

“现在不是原始社会了,一见钟情是存在的。”
“这不一样,你们没有感情基础,我和朴秀荣认识了整整六个月才交往!”

金艺琳气到跺脚,姜涩琪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耸了耸肩,咬住一根薄荷味爱喜点了火,一边吐烟圈一边给金艺琳比划。

“你知道么,她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孩儿,她笑起来的样子很温柔,害羞时也很可爱,对了,她还是个摄影家,你知道这有多浪漫吗?天啊,她简直就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我相信我们婚后也会…”
“打住。”金艺琳抓住了话中的重点,“婚后?”
“是的。”

姜涩琪吐出最后一个烟圈,把烟头摁在烟灰缸里粗暴的碾灭,然后抬头对上金艺琳不可思议的眼神,拍了拍她的肩。

“我向她求婚了。”

“你答应了一个刚认识的人的求婚???天啊,你还好吗??”
“我的选择你还不能信任吗?”

裴珠泫打了个哈欠,给怀里的猫咪顺顺毛,也抬手顺了顺炸毛的孙胜完,后者显然还没从自己的好友要变成一个已婚人士的冲击中缓过来。

“她做什么工作的?”
“画家,很浪漫吧?她和我一样,会经常出差,我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这种感觉,总之我们两个太相配了。”

孙胜完喝掉了一整瓶可乐才回过神来,她气呼呼的把脸鼓起来,用食指戳裴珠泫的肩膀,十分的语重心长。

“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你太冲动了,这样最多撑六个月。”

3.
事实上她们的婚姻不仅仅撑过了六个月,甚至来到了第六年。

姜涩琪睡眼蓬松的从床上下来,摇摇晃晃的走到洗手间,环住正在刷牙的裴珠泫的腰,在后颈上重重的啵一口,这才心满意足的开始洗漱。

早餐很简单,奶油意大利面加一个面包,姜涩琪心满意足的吃干抹净,活生生一小仓鼠,她背上画板准备去今天份的写生,裴珠泫帮她理好衣角,顺手拍拍肩膀,以防上面落了头发。

“晚饭七点钟。”
“我会赶回来。”

事实上姜涩琪确实赶回来了,狂风暴雨中姜涩琪顶着一头湿透了的黑发开了门,裴珠泫无奈又心疼,拿着干毛巾和电吹风帮她擦干,素颜的姜涩琪有着湿漉漉的眸和略微发红的鼻尖,像是惹人恋爱的小朋友,裴珠泫帮她脱下外套,在发现她袖角的红色水渍时停住了手。

“涩琪,这是什么?”
“啊…路过了一个菜市场,不小心溅到的。”

裴珠泫点点头,将外套揉成一团丢进洗衣机,姜涩琪把沿路买的小饼干搁在桌上,等裴珠泫走过来的时候笑嘻嘻的索吻当做奖励。

电话总是响的不合时宜。

裴珠泫匆忙的结束了这个吻,草草应对了姜涩琪撒娇般的挽留接通电话,姜涩琪抬头看了眼时钟,一对明眸吱溜溜的转,像是盘算着什么,半分钟后裴珠泫从房间里出来,眼神里满是歉意。

“对不起,涩琪…我得出去一趟,大概九点半回家,工作室那边出了点问题,着急着解决。”
“诶…”

姜涩琪的唇角撇了下来,露出十分委屈的表情,即便如此她还是很懂事的点了点头,把小饼干塞进裴珠泫的包里,嘱咐她路上小心安全,裴珠泫吻了姜涩琪的耳廓,小声的说等回家再好好补偿她。

裴珠泫关上门的那一刻,姜涩琪起身,哗啦啦的掀开了沙发夹层。

4.
晚上的首尔繁华依旧,裴珠泫在楼顶抖出风衣里的子弹,哐哐铛铛落了一地,枪口朝某个高大建筑的窗户架好,裴珠泫心疼了一下好看的风衣还是趴了下来。

“三点钟方向的窗口。”

孙胜完的的声音从耳麦里传出来,裴珠泫吐掉口香糖含进去一块新的,把红点移在那位风度翩翩绅士先生的脑门上,用98K必须得一发毙命,她可没有上子弹重来一回的机会。

被抢先了一步。

“我、操,有人!”

在那扇玻璃窗被击碎成碎片的时候裴珠泫差点把口香糖咽了下去,她眼睁睁看着目标胸口喷出鲜红液体抽搐着倒地,气的青筋都爆出来了,本能的起身去寻找那个和自己抢生意的讨厌鬼,对面房顶的黑影迅速的闪过,是个黑色长发身材匀称的女人,裴珠泫一枪没打中,那人翻了个身躲进黑暗里,裴珠泫赶紧按住耳麦通告方位,命令孙胜完必须搞清楚那家伙是谁,不然就用98k爆她的头,此刻裴珠泫果断的丢掉高冷人设,破口大骂。

“我杀他、妈!抢生意的我把你、妈裹上蛋液面包糠油炸至金黄挂迎客松做土特产!!!!!”
“…那个…我刚刚放大了画面,看到是谁了,我觉得你还是别知道比较好。”
“哈啊?”

“金艺琳你他、妈、的知道有人和我们撞目标怎么不给我查清楚对方是谁??????”

姜涩琪崩溃到嗓子都吼哑了,背后的枪声从刚刚开始就没停过,能听得出这声音的主人是非常愤怒了,姜涩琪眼泪都快出来了,她现在一心只想把没做好调查工作的金艺琳暴打到失忆,金艺琳怯怯的声音通过耳麦变得有点失真。

“不是…我哪能想到是她啊…”
“我、日、啊,你说这他、妈怎么办吧???”

姜涩琪的脏话开关已经关不上了,这不能怪她,任何一个正常人遇到这种状况肯定都不能冷静处理,姜涩琪搓了把脸想让自己降降温,小脑瓜飞速运转思考解决方法。

“…你赶紧开车送我回家,快快快快!”

5.
裴珠泫到家的时候,灯还亮着,她蹑手蹑脚的走进客厅,看见的是在沙发上睡熟的姜涩琪。

姜涩琪换了身睡衣,棕色小熊图案,裴珠泫夸过很多次可爱,她的睫毛浅浅的随呼吸颤抖着,连唇角都翘了起来,大概是在做什么美梦,裴珠泫的太阳穴重重的跳了下,她将指腹探进风衣内,握紧了冰凉的——

“回来了…?”

姜涩琪睁开眼睛,把怀里的抱枕放生,熟练的抱住裴珠泫的腰让她落入自己怀中,刚睡醒的姜涩琪还是懵的状态,她把下巴搁在裴珠泫的右肩蹭了蹭,嘟嘟囔囔的说我好想你呀。

“你一直等我到睡着吗?”
“嗯…因为你太久没有回来,就洗了个澡,结果太困就睡在沙发上了。”
“哈啊…”

裴珠泫颔首微笑,将桌上的高脚酒杯拿过来,姜涩琪揉揉眼睛,吧唧一声亲在裴珠泫的侧颊,裴珠泫仰首将红酒一饮而尽,然后松开了手。

在杯子落地之前,姜涩琪很完美的接住了。

………………………我、操,条件反射了。

“…我去整理一下。”

裴珠泫挑挑眉,努力的把怒气压下去,起身进了卧室,姜涩琪发誓,她从来没有这样憎恨过自己的职业病,她现在真的要哭出声了,用脚趾头都知道裴珠泫要整理什么,她摸出沙发靠枕后的手枪握紧,吞了吞口水,屏息聆听来自黑暗中的脚步声。

不对,这太安静了。

姜涩琪背靠墙壁,轻声唤着裴珠泫的名字,从姐姐到珠泫到宝贝喊了个遍都没有回声,姜涩琪觉得奇怪,轻缓的挪动脚步去向卧室,转身时刻果断的进行射击,枪声响的整栋楼都震了震,略微侧头查看,空无一人,她犹豫着翻窗出去,刚落地就看见醒目的不能再醒目的转向灯,正以冲出银河系的速度朝自己飞奔过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珠泫冷静!!这是误会!!!!!”

裴珠泫显然没有理会,她冷哼一声一脚油门踩到底,姜涩琪被撞到的时候整个人飞起来了三百六十度,不过专业的还是专业的,姜涩琪稳稳的降落在车顶上,她扒着窗沿试图和裴珠泫进行友好交流,虽然显然没什么用。

“你停个车…我们可以…呃…谈谈。”
“我谈你。妈。呢?你还开枪?能了哈?老娘明年会记得给你烧纸的。”
“诶诶诶不是!!!我不是故意的!!!我们可以解释的!!!”
“886。”

姜涩琪连人带车被甩进了树丛吃了一嘴的草,她灰头土脸的扒拉出来时,裴珠泫滚落在地,起身拍拍灰蹬着高跟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这可咋办啊?姜涩琪在哀嚎。

6.
“她居然…要撞死我…天啊,你知道吗,她刹车都不带踩一下的”

姜涩琪哽咽的吞下一块可丽饼,她现在崩溃到已经没办法做出分析了,泪眼汪汪的时候完成了吞咽,金艺琳撇撇嘴,把橙汁递给被呛到的姜涩琪。

“我敢肯定,朴秀荣有时候也想撞死我,你老婆只是…做出了实际行动,呃。”
“我们结婚了整整六年啊!她怎么下的去手!”

金艺琳单手托腮,为好友的悲惨遭遇真情实感的叹了口气,她按下遥控器按钮,房间的窗户被封严实,金艺琳难得的拿出严肃的表情来。

“你知道我们这行规矩的,48小时。”
“这不可能…我怎么可能杀了我老婆?”

姜涩琪的整个眼眶都在泛红,橙汁和口腔内的血腥味混合在一起,调节成奇妙的味道,她当然知道该做什么,但那太难了。

“你搞清楚点儿,她也是个杀手,你不动手她会杀了你的。”

金艺琳把手指绷紧,在脖颈划一做出抹脖子的动作,把一双眼瞪的圆不溜秋希望可以起到威慑作用,姜涩琪颓废的靠在沙发靠背上,抬起手看在灯光下反光的戒指。

“给我一点时间去思考。”

“天杀的,那个兔崽子用枪射我,你能体会到我有多生气吗?我们结婚六年了,就算她知道我不在房间里面也不该开枪啊!”

裴珠泫快气到吐血,她给膝盖上的伤口贴好创可贴,对着孙胜完大吐苦水,后者只能连连点头,现在唱反调肯定会被这位姐摁在地上一顿暴打,孙胜完还是很懂事的。

“亏我这么喜欢她,她居然想杀了我?”
“我说…你也知道规矩的,48小时,你必须收拾残局。”

裴珠泫阖眸,抬指摁住了跳动的太阳穴,她转着无名指上的戒指,思考良久,久到孙胜完都快坐不住了,这才慢吞吞的启唇。

“…你等我想想。”

7.
说实话姜涩琪刚迈进电梯就觉得不对劲了,果不其然,这电梯门关上就没打算再打开了,她低低的哀嚎一声,抬头望向右上角的监控摄像头。

“…亲爱的,我们非要这样吗?”

摄像头对面的办公室里,裴珠泫伸了个懒腰,她对着身旁的孙胜完使了个眼色,然后悠闲的打开麦克风,将它抵到唇畔。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警告,逃命吧,姜涩琪。”
“我天…你在这电梯里安了炸弹?”

姜涩琪无力的靠在冰凉的壁上,她靠着专业素养已经发现了四处炸药,只要裴珠泫摁下按钮引爆,她就会被炸的骨头渣都不剩,裴珠泫伸舌濡湿了干燥的唇瓣。

“你承诺离开这个城市,我就饶你一命。”
“…你知道这不可能,我爱你。”

裴珠泫叹了口气,声音通过麦克风准确的传达到电梯里放大,姜涩琪不得不承认,她心跳的都快透过胸膛一跃而出了,她在赌,赌这场婚姻有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牢不可破。

“倒数五秒我会引爆,5…4…你有什么遗言吗?”
“我爱你。”

姜涩琪笑了,她知道自己的表情会被记录在百米之外的电脑屏幕上,裴珠泫愣了一秒,略微压低了声音。

“再见了,涩琪。”

轰。

在画面变成杂乱无章的黑白点时裴珠泫惊愕的望向孙胜完,孙胜完的手还停留在键盘上,她的眼神实在是太过无辜,裴珠泫甚至张了张嘴半个字都没说出来,孙胜完抢先一步开了口。

“那个…你都说了再见了。”

裴珠泫鞋都没来得及换,踩着人字拖一路飞奔下大厦,气喘吁吁的赶到现场时,映入眼帘的是滚滚浓烟和吞噬掉整块大楼的火焰,她不知道姜涩琪是否在其中被炙烤,她蹲了下来,用双手捂住了脸,从指缝中透出水光,裴珠泫此刻只希望,姜涩琪并不是吃素的杀手,她能逃出去。

“亲爱的,今晚七点家里见。”

老天爷是真的有求必应。

耳麦传来的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裴珠泫本能的用视线寻找姜涩琪的身影,连被泪水糊成一团的眼影都没来得及处理。

姜涩琪从大楼另一出口的一堆砖瓦里爬出来,往地上吐了口血,然后手脚利落的拦住了的士。

8.
姜涩琪和裴珠泫几乎是同时到达公寓的,而且十分同步的大喊了一声我、操。

姜涩琪从窗户里翻进去,争分夺秒的跑上二楼打开抽屉,她组装手枪的动作实在是太过娴熟,这让她可以有空闲去查看周围的情况,尽力放轻步伐不让自己的行踪暴露。

这样对比起来裴珠泫可以称得上暴力,她拿起一把AK就把天花板打成了蜂窝煤,姜涩琪心惊胆战的看着旁边的地板布满了弹孔,咬了咬牙也向下放了两枪,接下来突然安静了,安静到姜涩琪以为自己真的打中了裴珠泫。

直到一颗圆不溜秋的东西滚到面前。

“他、娘、的!!裴珠泫!!!你怎么还扔手榴弹?!!!”

姜涩琪越过楼梯扶手逃过一劫,裴珠泫脚边的弹壳落了满地,眼看着身边的玻璃杯就要下坠,姜涩琪手忙脚乱的接住也没来得及,碎片在地面迸溅出不小的声响,姜涩琪认命的闭了眼,冷静的接受了自己费了大工夫买来的墙纸即将报废的事实。

姜涩琪是擅长偷袭的,甚至绕到裴珠泫背后时对方还浑然不知,她一脚踢飞了裴珠泫手里的AK,同时自己掌中握住的手枪也被抢去甩进角落里,赤手空拳的会面,身高还是占优势,姜涩琪拎住裴珠泫的衣领让她撞碎了镜子随后摁在地上,接着用鞋底狠狠的碾她的手指,裴珠泫痛苦的眉毛都拧在一块儿,姜涩琪挑了眉,眼神里满是得意。

“小兔子,技差一筹。”

话音刚落裴珠泫就曲腿弹起来,捞过身旁的啤酒瓶就往姜涩琪脑袋上砸,她准确的保证自己的每一拳都能让钻戒上的钻石和姜涩琪的脸亲密接触,顺便一脚踹在她腹部,姜涩琪把身体弯成一个虾,这次轮到裴珠泫得意了。

“说谁小兔子呢,熊宝宝?”

姜涩琪快速的摸到桌角下的手枪,裴珠泫拿起身侧的AK,两个人脑门上同时怼上了枪口,姜涩琪咽了口水,在黑暗中发出极为响亮的咕嘟一声,裴珠泫瞪她,手指在扳机上一触即发。

姜涩琪放下了枪。

“行吧,我承认,我做不到。”
“…快拿起来啊,快。”

姜涩琪耸肩,将脸凑近了些,她明显的感受到裴珠泫握枪的手在颤,于是她露出胜利在望的表情,将视线对上裴珠泫地震的瞳孔。

“你做得到开枪吗,宝贝。”

姜涩琪吐出一口长气,接着松开了指尖的力,枪支落在地面发出闷响,姜涩琪粗暴的吻上去,手掌探进裴珠泫的衣内,将她整个抱起来压在碎了一桌玻璃的餐桌上,发了狠的啃咬。

她们在布满弹孔的房间里接吻,姜涩琪撕开裴珠泫的衣服,不算温柔的做好前戏,然后两根手指碾着软肉长驱直入,她们大汗淋漓的交缠,汗水和血液混在一起,这是两个势均力敌灵魂之间的较量。

做完后裴珠泫还打了姜涩琪一拳,姜涩琪揉揉发红的侧颊欲哭无泪,好在怀里的小兔子总算没炸毛了,姜涩琪给她清理干净穿好衣服,正准备再索吻,一颗子弹从脑袋顶上飞过去,姜涩琪和裴珠泫对视一眼,同时开口。

“我靠,你的人?”
“你公司的?”

行吧,姜涩琪只好冒着枪林弹雨把车开出车库,裴珠泫动作麻利的干掉两个后滚进副驾驶,她从座位旁捞出手枪丢给姜涩琪,把她从驾驶位踹进后座,然后自己握上方向盘。

“你是不是还有没坦白的事?”

姜涩琪刚把一枚子弹送进对面追杀的车的司机脑袋里,她不解的嗯了一声,随即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摸摸后脑勺犹豫片刻开了口。

“呃…我以前谈过一次恋爱。”
“…叫什么,身份证号多少。”
“不不不不,你不能杀了她…”

姜涩琪心惊胆战的抓住扶手打晕两个,裴珠泫气到快把车开的飞起来了,姜涩琪实在不敢现在说话,只好默不作声的扛起AK一顿扫射,裴珠泫随手一枪干掉了前面的车,偏偏头望向姜涩琪。

“以后不准撒谎了,不然打爆你的头。”
“知道啦,老婆大人。”

姜涩琪躲过子弹,吻了裴珠泫的耳廓。

评论 ( 18 )
热度 ( 230 )

© 神奇宝贝海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