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宝贝海绵桑

我要戴上泳镜来见你,以免突然陷入爱河。

【Wenjoy】救命!我变成前女友了!(中)

孙胜完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拿朴秀荣没辙,只能一边心疼自己的十块大洋一边小口嘬奶茶,两个人就这么一言不发的等孙胜完的奶茶见了底,液体掺杂空气顺着吸管进入口中时发出抗拒的摩擦声。

“总不能老坐着吧,你到底有没有什么办法?”

“有倒是有…”

朴秀荣瘪瘪嘴,有点为难的别扭回答,疲惫的眼皮还没消肿,孙胜完用力将奶茶杯捏瘪揉成刺手的团,愤愤的掷入垃圾桶,明示朴秀荣赶紧说不然这就是下场,朴秀荣叹了口气,冲着孙胜完张开了双臂。

“抱一下。”

“…?你还抱一抱就当作从来没在一起呢?”

孙胜完差点就控制不住喉咙里翻腾的怒火了,朴秀荣瞅着状况不对赶紧匆忙解释,急切的手舞足蹈的给孙胜完比划,跟空气打拳击似的,孙胜完很无语,抱臂看她手足无措的解说。

“就…你看啊,灵魂互换的前提条件肯定是两个灵魂得出来是吧…我们使劲儿抱一下,就能把灵魂挤出体外然后就可以换回来了…你懂了没?”

“……………”

这是哪来的弱智主意?孙胜完都懒得理她了,朴秀荣赶紧用她最熟练的撒娇眼神做讨好,这点倒是这么多年都没变,她就吃准了孙胜完拒绝不了这一招,果不其然,孙胜完无奈的撇撇嘴别开眼神败下阵来,认命的张开双臂应允朴秀荣的拥抱。

“行吧,就一下。”

朴秀荣笑的嘴都快咧后脑勺去了,生怕孙胜完改变主意似的急不可耐的拥上来,指腹贴着她的腰际向上攀去,交换后的身体比原先矮大半个头,朴秀荣因此可以名正言顺的昂首将下巴搁在孙胜完的颈窝,近乎完美的撒娇角度。

朴秀荣的动作太迅速,以至于孙胜完差点乱了方寸,慌张的抬手搂了朴秀荣的脖颈,她的发顶若有若无的磨蹭着下颌,明晃晃的恶意卖萌,孙胜完拿她没辙,只能放任她肆意妄为,恍惚间意识到上一次这样拥抱已经是四年前久远的历史了,不自觉的顿了顿呼吸。

朴秀荣不再动作,只静静的靠在孙胜完怀中,感受对方因呼吸产生的起伏,无缝隙的紧贴让孙胜完的双颊有些发烫,放在昨天要是有人告诉她今天回在这里和前女友拥抱,她保准会报以最不屑的嘲笑,可这件事确实发生了,孙胜完完全不知所措,如坠雾中。

过了好久,久到鸽子都飞去别的地方吃玉米、八卦心重的路人都挪了位置,朴秀荣才恋恋不舍的松了手,纠缠不清的粉红泡泡好像就快实体化,凉风迫不及待的涌进空隙里,孙胜完打了个哆嗦,垂头看看自己再看看朴秀荣,咬牙切齿的一字一句开口。

“…那你解释一下,我们怎么还是没变回来。”

“呃…想象和现实总是有点差距的。”

朴秀荣摸着后脑勺打哈哈,傻笑着想蒙混过关,孙胜完摸遍全身上下口袋只找出颗柠檬糖,剥了糖纸扔嘴里咔擦一声嚼碎,估计是把它当朴秀荣了,朴秀荣无所事事的盯着脚尖发呆,似乎还在回味刚才的拥抱。

“我要问你问题了,记得老实回答。”

“好的——”

朴秀荣回答倒是积极,没敛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儿,只把爱怼孙胜完的那面收了起来,如同猫咪藏起随即的爪,孙胜完对她的态度勉强满意,颔首清清嗓子,还真挺像局子里端坐的人民警察。

“你昨晚干了啥。”

“换衣服吃饭洗澡睡觉。”

“换的什么,吃的什么,什么时候洗的,怎么睡的?”

“你好麻烦啊,跟我妈一样…”

朴秀荣忍不住吐槽,唇角却是同话语相反的扩大笑弧,孙胜完嗔怒的瞪她一眼,朴秀荣就识趣的把唇角压下去,老老实实跟小孩儿似的抿嘴用上目线看她,孙胜完遭不住,摁着太阳穴强装镇定,朴秀荣回忆老半天才把细节都想起来。

“呃…穿的是小黄鸡睡衣,吃了外卖的披萨,九点钟洗了澡,十一点睡的。”

“披萨!我昨晚也吃了披萨!”

孙胜完猛一锤手掌,继而嗤嗤的傻笑起来,如梦初醒,快活的仿佛就要现场跳RBB,把旁边的朴秀荣看的一愣一愣的,孙胜完用手指点点朴秀荣的鼻尖,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

“肯定是披萨的问题,我们再一起吃一次,应该就能回来。”

“哎呀人家昨晚刚吃过了嘛,不想去。”

“诶诶诶人命关天诶!”

朴秀荣兴趣缺缺,开始摆弄起美甲来,孙胜完很不得把面前用着自己的脸做出沉闷表情的朴秀荣暴捶一顿,朴秀荣冲指尖吹了口气,全然没有要走的意思,她急不急不知道,反正孙胜完是真的急,这是出于对人民教师这个职业的热爱,还有对年终奖的渴望。

“求你了,就去吧。”

“不要。”

她最终还是软下来恳求朴秀荣,可朴秀荣是固执的处女座,就算是自己的错也死活不承认,巨要面子,自然不会轻易答应,孙胜完左哄哄,又哄哄,就是不见效,朴秀荣鼓起脸仿佛宣誓抗争到底。

“哎哟你这人怎么比我还麻烦!”

孙胜完的耐心值达了界限,单手揪住朴秀荣的后衣领把她从身旁揪到怀里来,把朴秀荣整懵了,孙胜完也懵了,她看看朴秀荣惊恐的脸和自己的手,再度试探性的动了动手指,得到了这样的答复后,她才后知后觉的感受到不一样的情绪传达过来。

力气变大了,身高也占了优势,手指也变长了,她现在是一个标准的,教科书式的左位。

孙胜完尝试着抚摸了把受惊的朴秀荣的后脑勺,毛茸茸的触感从指腹传来,朴秀荣冲她眨眨眼,似乎在询问这是什么情况,又似乎是在惊讶于孙胜完今天的反常表现。

孙胜完的感想就很简单,她只觉得很爽,可以和大多女孩产生身高差很爽,可以轻而易举把朴秀荣拎起来很爽,能把她公主抱起来也很爽,这就是当左位的快乐吗?

我感受到了。孙胜完想,用舌尖快速掠过唇瓣,湿润打湿了干燥的死皮,她后悔自己到底哪根弦搭错了要做右位,在朴秀荣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拍了拍她的肩膀以资鼓励。

“羡慕你了,当左好爽。”

评论 ( 30 )
热度 ( 188 )

© 神奇宝贝海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