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joy】救命!我变成前女友了![上]

*身体交换梗



孙胜完在电话铃响第七次的时候才终于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被窝的暖意缠着她的四肢死死不肯放开,她从缝隙里探出手,在床头柜上摸到了手机,迷迷糊糊的按下接听键,一个喂字还没说出口,就被对面的河东狮吼吓了个清醒。

“小朴你人呢!!又迟到了?!”

哈?

孙胜完疑惑的把手机拿离耳畔放到面前,屏幕上规规整整的写着“老板”两个醒目的大字,既然是自己给了备注的人应该就不是打错的,孙胜完有气无力的抬头,正正的对上了墙上那面干净到反光的镜子。

我靠。

现在时间早晨八点半,一声锐利的尖叫震撼了整个小区,方圆十里的天花板都要抖三抖,广场上正在吃玉米粒的鸽子赶紧扑棱着翅膀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孙胜完绝望的对着镜子不断确认现实,镜中出现的是那张化了灰自己都认得的脸。

那是朴秀荣的脸。

朴秀荣是孙胜完四年前,也就是还是大学生时候分手的前女友,过了热恋期的两个人怠倦期死活没撑过去,最后因为芝麻蒜皮小事大吵一架后就此说拜拜,之后再没联系过,不算和平也不算多撕心裂肺的分手。

朴秀荣的脸除了稍微瘦了点没别的变化,还是那双藏匿着深海的眼,孙胜完当初就是因为这双眼睛爱上朴秀荣的,她看到朴秀荣用作伪装的笑底下露出的湛蓝色海面和跳跃的鲸。

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再看见朴秀荣的脸,真神奇。孙胜完稍微平静了一会儿后这么想。她左捏捏右摸摸,对着镜子wink嘟嘴玩了好一会儿,这才老实的在床上坐下思考对策。

自己应该是和朴秀荣灵魂互换了,虽然听起来很扯,但是确实发生了,这么说来,现在朴秀荣应该是在自己身体里,想到这儿孙胜完突然全身一阵恶寒,没由来的不详预感。

首先要搞清楚朴秀荣现在的各种状况。孙胜完跟空气虔诚的道了个歉, 拖开抽屉细细查看起来,最终在一个不显眼的角落里找到了一枚名片,最上方用精致的字体写着“红丝绒宠物店”,正中间则是工整的写着——

「Park Joy」

好高洋,听起来就很厉害。孙胜完憋着笑把名片翻过来,将具体地址背清楚,然后划开锁屏谷歌一下路程和最佳到达方式,一切准备完成后,孙胜完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她刚刚本能的输入了自己的锁屏密码,然后朴秀荣的手机就开了,而她自己的锁屏密码是…

孙胜完的生日。



天知道孙胜完花了多大力气才在朴秀荣的衣柜里翻出一套相对来说适合自己平时画风的衣服,她咚咚咚在地板上敲了几下鞋跟,在地毯里找到了门钥匙,大学的时候她们就是这样藏钥匙的,没想到这个习惯朴秀荣还保持着,孙胜完叹了口气,努力适应现在的角色,按照背好的路线上了公交。

马上就快到圣诞节,街上理所当然充满了喜庆氛围,银行门口的石狮子都被戴上了圣诞帽,显得可爱又滑稽,孙胜完犹豫片刻还是买了支圣诞口味甜筒,反正吃完了胖的不是自己,嘻嘻。

孙胜完反复确认门牌上红丝绒宠物店几个大字儿证明自己没走错,前脚刚踏进店门后脚那个在电话里对自己河东狮吼的声音就冷不丁出现在身后,孙胜完虎躯一震,颤颤巍巍的转头,一张严厉的脸出现在面前,服务台里坐着一个长的像玩偶的女孩眨巴着卡姿兰大眼睛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孙胜完虚着眼睛竭尽全力看清了她胸前的姓名牌:程潇。

“小朴你还晓得来啊!快点快点大家都等你好久了!”

“大家…?”

孙胜完忍不住吐槽,这里的人类加上孙胜完自己总共就三个,这都能统称成大家了吗?见孙胜完居然还敢反驳,狮吼姐立马眉毛一竖,眼看火气就要往孙胜完脸上喷,程潇赶紧尬笑着跑过来给孙胜完解围,就差拿个灭火器帮狮吼姐降个温了。

“哎呀,Joy你睡糊涂了吗?店长说的是这里的大家啦,你要给大家准备早餐呢,都放在那边,倒给它们就行了,加油喔。”

程潇露出灿烂的笑容伸开双臂,孙胜完随着她的动作环视一周,猫猫狗狗鼠鼠甚至乌龟都被关在小笼子里看着她们,一想到这么多毛绒玩意儿都要一个个喂,孙胜完更不好了,程潇意味深长的拍了拍她的肩,就挽着狮吼姐进里屋准备圣诞布置的道具什么的了。

孙胜完颤颤巍巍的把猫粮推到一只橘猫旁边,害怕被抓,所幸对方没搭理她,只是自顾自舔爪子,孙胜完信心大增,觉得这点小事自己还是可以搞定的,于是把狗粮洋洋洒洒倒了一大盆,同时打开了哈士奇阿拉斯加和金毛的笼子。

然后孙胜完就后悔了。

“别过来别过来救命啊啊啊啊啊啊!!”

三只大型犬一拥而上,甩着舌头一头扎进狗粮盆,场面瞬间失去了控制,孙胜完被三个毛茸茸的身躯挤在中间吃了一嘴狗毛,她艰难的挣扎出一只手臂,随后电话铃声响起,她从毛丛缝隙里看清了来电人,那是孙胜完自己的号码,这么说来,是朴秀荣打来的。

孙胜完突然有点没由来的心慌,她还没准备好,各种方面都是,电话铃声还在执拗的继续,她只好硬着头皮摁下绿色接听键,对面先是传来两声沉重的呼吸,然后是绝望的哀嚎声。

“孙胜完!!你毕业了找啥工作不好,非要当什么英语老师!!你今天还是三节课连堂,我总不可能让他们自习三节课吧??”

孙胜完被一顿劈头盖脸的抱怨砸懵了,沉默了两秒后还是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声,她脑袋里回荡着大学时她们一起遇见留学生,朴秀荣的那句充斥着泡菜口音的“I want to trip!”,突然觉得能让朴秀荣这么丢人,自己这些年当人民教师吃的苦头没白吃,她毫无顾忌的放声大笑,还激动的拍着狗背,整条街大概都听得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啊!”

“呵呵,你二十分钟内不过来,我就在你学生面前跳Havana了。”

“……………………”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孙胜完的笑容凝固在脸上,要是朴秀荣真这么做她就真会一辈子不敢再踏进校门,孙胜完僵硬的伫立在狗中间,从头到腿粘的都是各种颜色的毛,为了不至于太丢人,她还想死鸭子嘴硬一下。

“你以为我会听你的吗?谁怕谁呢!”

“哦,你还有十八分钟就要成为你校传奇人物了。”

“……………你在校门口站着别动。”

大丈夫能屈能伸。孙胜完愤愤的挂掉电话,像大狗狗一样把身上的毛抖掉,拼命洗脑自己:我是自己想去不是因为她叫我去我才去!报复性的没跟狮吼姐请假直接推开店门走人,心里盘算着朴秀荣这半个月的工资该是扣定了。



朴秀荣也很惨,她训狗是很厉害,训学生真的不行,初中的小兔崽子一个比一个虎,他们界于青年和小孩之间的微妙叛逆期,装模作样的假装成熟,做作的夸耀着不值一提的所谓光荣事迹,朴秀荣暗暗叫苦,脑袋疼的跟圣诞麋鹿在里头跳了首Dumb Dumb一样。

她早晨是被姜涩琪在教师宿舍叫醒的,迷迷糊糊睁开眼看见个漂亮姐姐朴秀荣以为自己还在做梦,一头倒下去准备继续睡,好脾气的小姜锲而不舍的摇她肩膀才勉强让她放弃回笼觉,结果一睁眼发现刚刚看到的那个姐姐不是梦是真的,朴秀荣吓的差点灵魂失重,自己一直是一个人住的啊哪儿来的室友,姜涩琪一脸担心的用手掌给她量体温。

“胜完啊怎么了?别真是因为快圣诞了还单身所以受打击了吧?”

“???”

朴秀荣一头问号,她觉得不是自己脑阔出了问题就是面前这个漂亮姐姐脑阔出了问题,沉默的大眼瞪大眼对视了二十秒后,朴秀荣总算捕捉到姜涩琪的话中那个好久没听见过的名字。

胜完?孙胜完?

朴秀荣疑惑的环顾四周,映入眼帘的装饰没一样是记忆中自己房间的模样,不详感涌上心头,她试探性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试图用触感确认真实性,姜涩琪看她这副呆滞模样哭笑不得,从旁边捞了个镜子怼朴秀荣脸跟前,笑嘻嘻的别摸了今天你也很好看。

朴秀荣倒吸一口冷气。

靠啊,我变成前女友了。



朴秀荣抬起手腕查看时间,确认离约定只剩三分钟,在校门口杵着抱臂抖腿拽的不行,路过的学生们捂着嘴窃窃私语讨论孙老师今儿是哪根弦搭错了,朴秀荣耳尖,一记眼刀过去就鸦雀无声,然后本着打一巴掌再给颗糖的原则眼稍一弯赏个漂亮的笑颜,也不知道那群男孩的脸是被眼刀刮红的还是害羞红的。

倒计时到零,没有丝毫偏差延迟或提前,朴秀荣正垂着脑袋盯着脚尖发呆,视线中突然出现了另一双运动鞋,她顺着望上去,一直要略微抬头才能看清,原本是自己的脸正一副别扭表情看着自己。

原来孙胜完眼里的自己是这样的啊。

朴秀荣等待时间里积攒的阴霾心情不知何故骤时烟消云散,孙胜完极其不愿意的别开脑袋避免和朴秀荣对视,可还是让她捕捉到了发红的耳尖,朴秀荣的笑容扩大了,她强忍想摸摸对方脑袋的想法,伸手握住孙胜完的手腕就走,孙胜完目瞪口呆的看着朴秀荣推开保安阻拦的手大步向前,欲哭无泪的为自己一个月的工资默哀。

“你搞什么啊我要被扣工资的!”

“我就不信你走的时候跟我老板请了假。”

“哦…”

孙胜完理亏,半句反驳的话硬生生咽了下去,用着孙胜完身体的朴秀荣还是原先的性格,固执的处女座,唯一不同的就是海拔低了不少,孙胜完半垂着眼看比自己矮一截的脑袋起起伏伏,突然发现原来自己还是挺可爱的。

孙胜完不声不响的让朴秀荣牵着她穿过街道和人群,四年不见,朴秀荣似乎还是一点儿没变,不,或许是她变了而自己察觉不到,莫名其妙的挫败感包裹了孙胜完,所幸她挣脱的够快,回过神来,她们正在广场边界的空地,只有稀稀疏疏几个人影,朴秀荣叹了口气转身,曲起手指给孙胜完一个脑瓜蹦。

“亏你还考虑工资,要是变不回来别说工资了,怎么生活下去都是个问题好不。”

“我又不知道怎么办…”

孙胜完嘟囔着发出抗议,以这种视角耍小孩子脾气在外人看来应该有点奇妙,朴秀荣无奈的撇撇嘴,快步走到街边买了杯奶茶回来扔给孙胜完让她暖手,孙胜完把半边脸埋进围巾,掌心贴上温热的杯身,刚有些感动就突然恍然大悟,面无表情的望向朴秀荣的外套口袋。

“你哪来的钱?”

“啊?口袋里正好还剩十块钱。”

“…那是我的钱!!!”

评论 ( 46 )
热度 ( 376 )

© 绵崽沙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