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宝贝海绵桑

我要戴上泳镜来见你,以免突然陷入爱河。

【Seulrene】猫

*人设大概可以脑补雅凛x匡威琪

*很短,很无脑,很ooc

*建议食用bgm:東京事變-恐るべき大人達

裴珠泫已经观察那孩子两个月了。

最初是因为熊开发因为对于新游戏角色毫无灵感而苦恼到抓耳挠腮,裴珠泫实在看不下去,这才主动提出帮他去街上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参考,她走走停停,最终在那个不算隐蔽也不算多容易被发现的地方找到了她的目标。

那孩子在打篮球,几乎每天都在打篮球,动作做的非常流畅漂亮,几乎每个关节的动作都是经过精心计算,她的匡威是崭新的,一尘不染,裴珠泫每次看见她帆布鞋雪白的边角都可以想象出它的主人会怎样用心的清洗它,她的头发是褐色的卷,让裴珠泫联想起黑夜里的大海。

篮球在那孩子手里像是轻飘飘的,随意一掷就顺着完美的弧跌进框内,每当这时她就会浅浅翘一下唇角,裴珠泫暂且把这个动作理解成得意,她从不会看向裴珠泫,即使裴珠泫知道那孩子绝对知晓自己的存在。
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字可以完整的形容这个孩子:猫。

她的每个动作都像猫,美丽又富有技巧性,一举一动都展现出最精妙的一幕,她似乎很清楚如何将自己的魅力散发到极致,而她也这么做了,并且故意做出一副对此毫不知情的样子,真是狡猾又撩人,就像是用柔软肉垫踩在毛毯上的猫咪,时不时伸出爪尖勾起几个线圈一样。

裴珠泫每天都会花上十多分钟,抱着一杯咖啡假装看书然后用余光偷睨她,持续半个月后她帮助熊开发做出了令人满意的新人物,但习惯却戒不掉了,裴珠泫还是不知疲倦的远远望着那孩子,她的小臂线条着实让人心动。

哐当。又一次以一个三分进框,她抬手用掌背拭了把额角的汗,裴珠泫透着目光与书本的间隙偷偷看她,暗自感叹那孩子这样真是性感,接着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那孩子眯起眼睛对上了裴珠泫的视线,裴珠泫几乎本能的一颤,咖啡差点撒到衣服上,那孩子踩着轻巧的步伐向裴珠泫走来,在裴珠泫还没法做出遮掩的时候,伸手抽走了她的书。

“姐姐,是在看我吧。”

是陈述句。裴珠泫瞳孔地震,躲闪着对方的视线,想否认又支支吾吾不知如何是好,就像是正在做什么坏事被抓包了一样,那孩子身上有清淡的柠檬香味,下一秒,裴珠泫听见了细碎的笑声。

“如果不是看我,姐姐这样的人就不至于非要特地跑到这里来看什么格林童话的吧?”

裴珠泫看见她手中那本画着幼稚封面的书本只觉得眼前一黑,早知道自己就不该看都不看一眼随随便便拎本书揣包里的,她露出有些懊恼的表情,那孩子就相当愉快的笑起来,少顷,裴珠泫感受到压在鼻尖的力度被撤去。

“眼睛这么漂亮,可不能被镜片挡住。”

童话书被放在膝头,裴珠泫与她的距离仅仅几公分,稍一抬起视线就四目相对,她的单眼皮英气又干净,带着不可忽视的正值青春的少年气,裴珠泫的近视度数并不深,加上过近的距离,她可以清楚的看清那孩子卷翘的睫毛和褐色的瞳。

吞咽口水的声音被意识不自觉的放大,裴珠泫看见了那孩子浅浅弯了弯眼的动作,温热的吐息拍打在侧颊,裴珠泫不敢想此刻自己的脸究竟有多红,幸亏那孩子及时的拉开了距离,不然心脏就要一跃而出了。

“姐姐下次来的时候,帮我带杯热可可好吗?运动完会有点口渴诶。”

总之情况就变成这样了。

今天裴珠泫没戴眼镜,或许是为了避免像昨天昨天一样突如其来的心动时刻,她只淡淡描了眉抹了口红,一声不吭的抿咖啡,现在不用费尽心思偷看了,因为那孩子正坐在自己身侧小口吞咽着热可可。

那孩子因为滚烫的温度眯起眼睛吐吐舌头,吹凉后再度倾入口中。运动过后喝可可解渴的人可真是奇妙,裴珠泫想,当然,不能喝可可的理由一个也没有。

“啊…身体都暖和起来了。谢谢你,姐姐。”

那孩子弯起眼睛笑了,笑起来的样子意外的孩子气,好像给根棒棒糖就可以成功拐回办公室。不对不对,裴珠泫晃晃脑袋把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开,吹散执拗的缠在杯口的白雾,略带苦涩的褐色液体于舌尖起舞。
裴珠泫颔首当做回应,身侧传来金属碰撞的声音,她好奇的转头去看,只见那孩子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个黑色的背包,看起来不轻,她一手抓住背带一手撑住椅面起身,绷紧的肌肉线条性感的一塌糊涂。

“作为报答,送给姐姐你一个礼物。”

裴珠泫还尚未弄清这句话的具体含义,就被那孩子揪住袖角牵向那面黑色的墙,似乎是天生的画布,黑色干净的不掺杂任何杂质,那孩子眯起眼将背包拉链打开,接着捏住一角晃动,里面的东西哐哐铛铛掉了一地,裴珠泫这才明白那是什么——喷漆。

那孩子拾起黄色和粉色喷漆,用相当得意的表情冲裴珠泫晃了晃,食指施力下压指腹泛白晃动手臂,墨布上就出现了圆润的粉红爱心,金黄的箭头穿过中心带着恶魔的尖尖尾巴,她上下打量了番自己的杰作,满意的点点头。

她转头望向裴珠泫咧嘴一笑,一副急切着讨要夸奖的模样,裴珠泫无奈的笑,抬手搓搓小孩脑袋顶当做奖赏,指尖还没脱离发丝的纠缠,一声呵斥就远远的传来,两个人交换一个同样惊慌的眼神:警察听到动静来逮人了。

“我们要不…”

我们要不要赶紧跑。裴珠泫话还没说完,手掌就被握住,接着后背覆上一个陌生温暖的力,她和那孩子一起旋转藏进隐蔽的凹陷里,裴珠泫的身子紧紧贴在她的怀中,鼻尖凑在她颈窝,那孩子眯了眯眼,将食指抵在唇畔示意噤声。

掌心溢出细密的汗珠来,对方的掌因为刚握过喷漆而有些冰凉,触到裴珠泫的时候温度却像火星一路灼烧过皮肤,裴珠泫嗅到柠檬清香,紧贴的部分有些湿润的不适,即便如此那孩子好像也丝毫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那孩子的怀抱温暖可靠,裴珠泫感受到自己逐渐失控的心跳,它律动的频率大抵会渡给那孩子,沉重的脚步声就在不远处踢踏,裴珠泫大气不敢出,那孩子也同样屏息聆听着对方的动静。

终于,那群家伙放弃了,大声骂出带脏字儿的愤怒话语就离去,金属瓶罐零零碎碎的碰撞在一起,两个人松了口气,裴珠泫这才意识到贴的太近,赶紧退开两步到安全距离,那孩子伸出舌尖濡湿了略微干燥的唇瓣,走到背包面前俯身将喷漆扔回包中。

“这个礼物姐姐还满意吗?”
“啊是…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

裴珠泫点点头,随即抬起手腕,时针告诉她是时候回家了,于是她对那孩子做了简短的告别,刚转身迈出几步,就被那孩子的一声呼唤引的回了头,裴珠泫看见她站在太阳的余温下笑,褐色的波浪随着风的形状涌动。

“姐姐,我叫姜涩琪。”

姜涩琪。裴珠泫重复着这一姓名,水性笔在面前划拉出一道醒目的黑线,现在游戏bug不是最大问题了,现实生活中出现了一个宇宙无敌巨无霸bug,裴珠泫搞不清楚自己为何对姜涩琪那么感兴趣,明明对方只是个傻乎乎的小鬼而已。

裴珠泫把全身重量交给椅背,对面的熊开发还在撸起袖子和工作战斗,裴珠泫叹了口气,将写满姜涩琪三个字的草稿纸揉成一团扔进纸篓,将新买的柠檬糖取了一颗放上舌尖。

到那里的时候姜涩琪和平常一样在打篮球,绷紧腿肚一跃掷出漂亮的三分,姜涩琪扯起衣领擦去下颚汗珠就继续投入训练,裴珠泫的咖啡喝完了,就抱着姜涩琪的可可暖手。次数多了之后给姜涩琪带热可可似乎成了一条习惯。

“啊,姐姐,谢谢你…哎!!”

姜涩琪终于结束了动作,把球滚到墙角侧头对裴珠泫露出一个漂亮的笑就跑过来,结果抬腿的时候没看见地面隐蔽的凹陷,足尖磕到里面让她整个人摔在了裴珠泫面前,裴珠泫赶紧放下可可冲过去扶姜涩琪,伴随着各种表达疼痛的拟声词,裴珠泫用了吃奶的劲儿把一瘸一拐的姜涩琪扶到一旁坐下。

裴珠泫小心翼翼的卷起姜涩琪的裤腿,大面积的擦伤痕迹出现在面前,看着都疼,她蹙眉嘶了声,试探性的拿餐巾纸把覆在伤口上的灰尘擦掉,姜涩琪立马痛的哼起来,裴珠泫抬起头,对上姜涩琪眼泪汪汪的眸。

“好痛啊…呜呜…”
“乖,不哭不哭。”

小孩的眼泪跟不要钱一样啪嗒啪嗒往下掉,转眼就变成了一条奔涌的江,裴珠泫看不得女孩子哭,手忙脚乱的安慰她给她擦眼泪,结果不但没用,还有愈发严重的趋势,裴珠泫心一横,用双掌托住姜涩琪的脸,用哄小孩似的语气开口。

“那姐姐带你回家给你擦药好不好?”
“好。”

姜涩琪立马不哭也不闹了,双手乖乖搭膝盖上一副乖巧样望着裴珠泫,变化快到以至于裴珠泫以为刚刚哭的鼻尖发红的小孩是自己的幻觉,她有点哭笑不得,搀起姜涩琪去拦出租车,好在姜涩琪只伤了一条腿不用裴珠泫背,可以单腿跳着走。

“到了。”

裴珠泫转动钥匙,咔擦一声脆响后门开了条缝,姜涩琪的一条胳膊环在裴珠泫肩膀上,艰难的蹦进了屋内,裴珠泫放下小孩甩了甩发酸的手,接着就急匆匆的进卧室翻找消炎药品,这个空隙里姜涩琪靠在沙发上好奇的环视四周。

不一会儿裴珠泫就出来了,她让姜涩琪乖乖坐好不乱动,姜涩琪就顺从的将伤口摆到裴珠泫面前,棉球浸进碘伏里染上湿漉漉的深褐色,摁在伤口的时候被挤压出来,和血液混合在一起,刺痛感让姜涩琪本能的嘶了声,又立马咽下去,裴珠泫放轻手指的力度将其抹匀。

“我说,就这么跟着我回家了,不怕我是坏人吗?”
裴珠泫一边给姜涩琪缠纱布一边发问,姜涩琪手撑沙发身体后倾,思考片刻后语气轻快的做出反问。

“姐姐你是坏人吗?”
“不…那倒不至于。”
“这不就行了。”

姜涩琪愉快的晃动着清理完毕的小腿冲裴珠泫笑,裴珠泫制止的手握住她的脚踝,姜涩琪俯下身来,和裴珠泫撞了个对视,她闻到裴珠泫身上也有和自己相似的柠檬味,笑意更甚了。

“我从第一次看见姐姐开始,就知道你一定不是坏人喔。不要露出那副表情嘛,不是喜欢上我了吗?”

真是麻烦鬼。

裴珠泫真的很想集中注意力到电脑上,可无论如何都甩不掉脑海中姜涩琪那张脸,她一直在意识中笑着注视裴珠泫,眉眼中藏匿着星辰和月光,裴珠泫干脆闭上眼不再挣扎,任凭自己陷入泥沼。

“不是喜欢上我了吗?”

她这么说来着。裴珠泫此刻很想把脑袋埋进枕头里用最大音量尖叫一番,她实在是没办法确认自己的心意,况且身为大人居然被小孩给完全压制住了真是件丢人的事。

手机提示音响了起来,裴珠泫伸手去拿,收到的却是今天要加班到晚上的通知,裴珠泫一个鲤鱼打挺从座椅上弹起来,反反复复一字不差的阅读那则短信,然后无力的望向天花板。

那姜涩琪怎么办?

裴珠泫心不在焉的完成加班任务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她急匆匆的赶往那个场所,姜涩琪当然已经不在那里,裴珠泫叹了口气,想着明天给她带点零食当做补偿,伸手拦住出租车报了自家的地址。

裴珠泫刚一到家外面就下起了雨,并且雨势很大,她暗自庆幸自己动作够快。在玄关踢掉高跟鞋换上毛茸茸的兔子拖鞋,带着疲惫的步伐去洗漱,之后不管不顾的一头砸进松软的被窝,沉沉的陷入睡眠。

被吵醒的时候大概是下半夜,裴珠泫艰难的睁开朦胧的眼,眼前的景象还都是模糊的色块拼凑在一起,裴珠泫等待了一会它才清晰,闹钟显示时间是凌晨两点半,接着敲门声如同钝痛感传入耳内,没有节奏的凌乱,裴珠泫一时间产生了是有人在敲击自己心壁的错觉。

雨还在继续,窗户被击打的沉重作响,完全想不到谁会这个点儿来做客,裴珠泫等双眼适应黑暗后摸索到了手机的所在位置,打开手电筒走向客厅旋开门把手,看到了意料之外的场景。

姜涩琪浑身湿透的站在门前发抖,褐色的波浪被黏在一起,红肿的眼怯怯的看着裴珠泫,像是被丢弃后迷了路的大金毛,裴珠泫心中钝痛一瞬,动作迅速的将姜涩琪拢进怀中关上门,冰凉的雨水粘上裴珠泫的睡衣,但她并不在意这些。

“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姜涩琪把脸埋进裴珠泫的颈窝,深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接着开始小声的啜泣,温热的泪水和冰凉的雨水一起浸湿裴珠泫的肩膀,裴珠泫用指腹揉搓着姜涩琪的发丝,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对不起,姜涩琪受了凉的身躯拥抱着她发抖,裴珠泫忍着鼻尖的酸安抚她。

“不会的,永远不会的。”

裴珠泫的衣服对于姜涩琪来说多少小了点儿,还好不至于无可救药,勉强应付一晚应该没问题,姜涩琪乖乖的坐在床上让裴珠泫给她吹头发,多少有些有气无力,吹风机的声音轰轰隆隆盖过了雨声,姜涩琪发量多,好一会儿才吹干。

裴珠泫刚把吹风线缠好,转身准备去收起来,后背就被温热的体温紧紧贴住,混合着雨水味和柠檬香气的怀抱拥上来,裴珠泫心跳乱了拍,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被姜涩琪的指尖抵了唇瓣。

“嘘,姐姐,先不要说话,听我说。”

裴珠泫小幅度颔首,姜涩琪的双臂交叉在她的胸口,力度大到她有些呼吸困难,即便如此她也不挣脱,某种程度上来讲,她很喜欢被姜涩琪这样束缚,这样需要,半晌,姜涩琪用略带干涩的声音开口了。

“我不过是个孤单的十七岁小孩,我害怕寂寞,害怕的要死。世界这么大,我的容身之地一处也没有,每每想到这里,我就悲伤的难以自控,在梦中都会哭喊出声。”

她顿了顿。

“我渴望被爱,渴望被拥抱,渴望被需要。我讨厌一个人,讨厌寂寞。可没人愿意伸出手,除了你。”

轻飘飘的吻落在唇瓣上,虔诚又温柔,像是亲吻一本圣经的封皮,而转瞬后,这个吻的意义发生了转变,它变得富有强烈的侵略性和欲,望,裴珠泫的手松松垮垮的搭在姜涩琪的肩头,她们交换着口腔的氧气,拥抱着倒在床榻。

衣服在纠缠的过程中已经褪下,光滑的皮肤无缝隙的紧贴,姜涩琪从裴珠泫的下颌吻到最隐秘的深处,裴珠泫觉得自己成了漂浮的舟,在漆黑的海面无目的的漂浮,姜涩琪的吻又一次覆上来。

“做嘛,姐姐。”她说,“做吧。”

她们在一起寻找新的东西,一种明亮暧昧又沉重的东西,她们大胆又怯懦的触碰禁。果,贪婪又好奇的索取最深处的快。感,数不清接了多少的吻,说了多少句模糊不清的话语,她们是互相索取的灵魂,是该融合的身躯。

到达顶峰的之后裴珠泫扯着姜涩琪的衣领吻她,锐利的齿在脆弱的唇瓣上刮出醒目的红痕,下身还在舔舐着姜涩琪的指尖,不知疲倦的流淌着透明的液体,她努力聚焦着目光,看到了姜涩琪带着笑意的眼睛。

猫咪恶作剧得逞的眼睛。

“姐姐不是喜欢上我了嘛。”

陈述句。

评论 ( 38 )
热度 ( 371 )

© 神奇宝贝海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