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ulrene】Bed Room(21)

裴珠泫电梯都没乘,急匆匆从楼梯间奔跑下去,鞋底踩在一层地面时,她看见姜涩琪正张开双臂等待着她,浓重的思念与感动酸了鼻子,裴珠泫重重撞进姜涩琪怀中,还好,她的小孩确确实实在这里,她们还相爱,她们还互相拥有。


裴珠泫把脸埋进姜涩琪的颈窝里,用鼻尖蹭,熟悉的洗发露香味和捎着寒气的凉风一起钻进鼻腔里,她用力的收紧手臂,像是确认此时此刻的真实性,又像是想锁住姜涩琪不再逃离,姜涩琪把唇瓣轻轻贴在裴珠泫的发丝上,湿润而温热。


“姐姐,我脖子冷。”


裴珠泫眼角氤氲的桃红雾气还未散尽,姜涩琪就突兀的开口说了这句极其破坏气氛的话,裴珠泫哭笑不得,动作利落的取下围巾,把其中一端给姜涩琪系上,另一端仍停留在自己颈间,所幸两个人身高差不算太多,不至于别扭。


她们开始陷入无边界的沉默,但并不和之前的沉默那样难以忍受,沉默的种类也林林徐徐,之前两个人闹别扭时的沉默是爆发前的阴郁,现在的沉默仅仅是她们害羞中纠结词句拼凑的象征,姜涩琪咬着下唇思考措辞,裴珠泫也同样。


“姐姐,手。”


裴珠泫乖顺的掌心向上前伸,姜涩琪微凉的指尖探过来,顺着皮肤纹理摸索,寻到指缝后顺势滑入,让两个人的掌心毫无缝隙的紧贴,尽管是做过无数次的举动,裴珠泫还是感觉耳朵发烫,她的小孩总是能把这种动作做的如此浪漫。


打着堆雪人的名号,明明路过了雪最厚的草地,姜涩琪却领着裴珠泫越走越远,雪势渐小,飘落在她们头发上的雪花逐渐减少,裴珠泫尝试着哈出一口白气,雾懒散的黏上姜涩琪的侧颊随即消失。


小孩的侧颜的确足够好看,尤其是鼻梁和下颌线,简直是神赐的礼物,温润的弧度连接到脖颈,再往下是被亚麻色围巾遮挡住的锁骨,她很像用指腹碰一碰姜涩琪的后颈,光滑的、漂亮的后颈,不知过了多久,姜涩琪终于决定开口。


“姐姐…”


“涩琪…”


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两个人睁圆眼睛对视两秒,接着一起笑起来,裴珠泫伸手去搓姜涩琪的发顶,于是金色的发丝凌乱的向不同方向上翘,姜涩琪伸出食指抵在裴珠泫的唇缘,获得了先一步的发言权。


“姐姐,对不起。”她老老实实的道歉,“我不该把你想的和我一样幼稚的,我考虑漏了很多因素,而你没有,我不该对你发脾气的,对不起。”


裴珠泫撇撇嘴,没做回应,她将手臂环上姜涩琪的脖颈,轻轻收拢拉进距离,鼻尖相触,炙热的吐息彼此交缠,姜涩琪盯着裴珠泫圆润的唇瓣,很想现在就吻下去,实际上她也那么做了,浅浅的吮吸啃咬,一个绵长温柔的吻。


“你愿意爱我吗?即使我是个Beta。”


姜涩琪用她那双英气的单眼皮眼睛注视着裴珠泫,目光太过深情,以至于裴珠泫觉得再这样下去她就要坠进去了,她回应以所蕴的全部爱意,把所有漫长到虚无缥缈的承诺与肯定凝结在短促的三个字里。


“我愿意。”


姜涩琪偏过头去,用犬齿轻轻咬住了裴珠泫耳后的腺体,柔软的皮肤随着她的举动略微下陷,裴珠泫阖上眸接受这个虔诚的吻,接受这个只属于姜涩琪的独占标识,即使它并不能起到标记的作用,也仍是宝贵的印记。


这个动作维持了大约半分钟,姜涩琪想象着裴珠泫甜腻的信息素味道进入口中,想象奶油泡芙的香味缠绕在鼻尖,她拥有裴珠泫,抛开所有,单纯的、永久的拥有。


“那雪人呢?”


“嗯?我就是姐姐的雪人呀。”


裴珠泫冷不丁的开口,姜涩琪眨眨眼思索两秒,随即伸长手臂呼哧呼哧拍打两下,落在外套表面的雪就落下来,裴珠泫不由自主的想到洗完澡后甩干毛的大狗狗,忍不住右手攥拳浅浅捶了下姜涩琪的肩。


“幼稚鬼。”


“我哪有!”


姜涩琪利利索索的从足侧拾取数量不少的雪捏成球,本想拉开距离给裴珠泫一个猛击,却忘了她俩现在是一条围巾栓着的蚂蚱,亚麻色围巾拉伸到极限后弹回来,让姜涩琪摔了个漂亮的脸着地,幸亏裴珠泫稳住重心,不然也该被牵连。


“痛痛痛痛…”


姜涩琪委屈兮兮的抽抽鼻子作势要哭,干脆的结结实实一屁股坐地上,裴珠泫哭笑不得,伸手拍拍小孩冻到泛红的侧颊,手感甚佳,声响清脆,姜涩琪瘪瘪嘴,攥住裴珠泫的大衣袖角晃荡着撒娇。


“姐姐姐姐,亲亲才能起来。”


“幼稚鬼。”


裴珠泫俯下身吻了她,姜涩琪的眼睛亮晶晶的,好像是整个银河的星星都碎在其中转动,把所有热烈的爱与深情融进去,好像零星细碎的陨石碎片都在诉说着喜欢。


“姐姐。”


姜涩琪又一次唤了她,她总能把这两个简短的音节咬的暧昧又柔软,好像在品尝昂贵考究的甜点,唇齿间都是粘稠的甜,在她说出那三个字时,裴珠泫觉得自己就要变成唇缘溢出的白雾,轻飘飘的融进名为姜涩琪的爱情里。


她说,我爱你。


搂着女朋友刚准备睡觉的文星伊打了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巨大喷嚏,这导致怀中的毛茸茸脑袋不满的往她怀里拱了拱,文星伊搓搓鼻子想着:白天的那个小孩应该干的不错。


评论 ( 41 )
热度 ( 339 )

© 绵崽沙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