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ulrene】Bed Room(20)

全部说完花了相当长的时间,最起码比姜涩琪想象中长的多,把和裴珠泫的故事作为语言全部倾诉而出后,大脑中粘稠的沉闷感似乎消除了很多,稍微可以看见明朗的部分了,文星伊始终一言不发的倾听,偶尔在必要处颔首,她在这个时候显得比刚才靠谱不少,起码表现出来让人感觉靠谱不少。


“大概明白了。”


文星伊用小拇指指尖碰了碰耳垂,指甲修整的干干净净,最前端也弯曲成刚刚好的适宜弧度,姜涩琪拿起桌面上的一次性塑料杯,将冰凉的液体灌入口中,舌尖泛起微弱的刺痛感,老实说,将一直堵在心口的烦闷讲述出来是件痛快事,文星伊似乎已经将脑海中的底稿打好,姜涩琪等待她的下文。


“所有人都是通过恋爱来寻找自己缺失的部分,所以在就恋爱对象加以思考时——程度或多或少有别——总会感到悲从中来,就像是踏入了早已失去的撩人情思的房间。”


“什么?”


“这是《海边的卡夫卡》里我最喜欢的台词之一。”


姜涩琪露出稍微有些困惑的神情,她刚刚清空过大脑,思维转动速度还未回归到平常状态,咀嚼这句话需要一点时间,方才房间内残存的烟草味已经随着空气流通散干净,凉风灌进来很冷,文星伊起身把窗户关严实,转身坐在桌沿,由上自下的和姜涩琪目光相接。


“我想说的是,所谓恋爱,即是寻找自身所缺失的部分。你们之间的矛盾点,没理解错的话,是在第二性别的问题上。她是个Omega,而你是个Beta,你因为缺乏安全感而不敢继续前行,因为无法标记,你害怕她被夺走,但其实你更害怕的应该是,她因此而主动走向他人——是这个意思吧?”


文星伊略微侧过脑袋当作询问,姜涩琪惊叹于她能在故事中巧妙抓住重点的能力,文星伊甚至说出了姜涩琪连裴珠泫都没讲过的顾虑——她始终不怀有安全感,Beta和Omega并非世俗接受的爱恋,她害怕裴珠泫因此离她而去,她没有可以挽留的方法,她连临时标记都做不到。


“你还是个小孩子,遇到这种事故而产生这样的苦恼和烦闷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事情。


但你应该知道一点,所有故事都建立在你们是恋人的基础上。你们相爱,并且程度相当之深,你不可以忽略这一点,或许你时常因为那些不稳定因素而对其程度产生怀疑,但你要时刻提醒自己,你深爱着她,而她也一样。


你们是被命运的锁链连接在一起的,哪怕它同时跟你们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不要执拗的想着反抗和不甘,去接受它,其实没有那么糟糕。


Beta就Beta,没什么大不了,标记不了就和女朋友黏久一点,害怕意外的话每天给她贴好抑制贴就行,这都不是问题。


你应该庆幸你的恋人是个成熟稳重的大人,你所顾虑的东西她一定都好好思考过并做出了决定,或许过程没有和你讲述,因为她可能觉得并非什么大事,但她一定都考虑周到了,她不介意你的第二性别,她仍爱你。”


文星伊牵动唇线扬起一个温润的笑弧,双眸浅浅的弯起来,姜涩琪抿唇,将视线停留在指尖,文星伊话语中所表达的意义已经消化完成,文星伊从口袋中摸出一颗柠檬糖塞进姜涩琪的上衣口袋,没了新鲜空气的注入,暖意渗透进身躯。


“天快黑了。”文星伊说,她知道姜涩琪会做什么。


“祝你有个美好的夜晚。”她补充一句。


姜涩琪走在马路上的时候,突然有什么东西落在鼻尖上,起初以为是雨,可当她用掌去接的时候,才发现是形状绮丽的多边形晶体,下雪了,雪花零碎的落在肩膀或是头发上,又因为体温而化成冰凉的水珠,姜涩琪不想打伞,她享受着被雪逐渐浸湿的过程。


雪逐渐变大,一开始还只是零碎的程度,现在看来已经可以成为鹅毛大雪,雪花片接连不断的下坠,在路面铺上一层洁白的昂贵地毯,鞋底碾上去会下陷,帆布鞋被融雪沾湿,寒意由足底一路凉到全身,姜涩琪本能的缩了缩脖子裹紧外套,接着她缓慢的阖上眸再睁开完成一次眨眼,确认脑内粘稠的不安已经没了踪影,她这才安心的放任自己融进这个雪夜里。



裴珠泫坐在姜涩琪的书桌前转笔看着空白的信纸发呆,她很想写些什么,却无从下笔,只好作罢,时间已经不早了,裴珠泫担心姜涩琪的去向,她希望在黑夜彻底吞没自己之前,可以听到熟悉的敲门声,仅此而已。


但是还没来。


裴珠泫想尝试着进入睡眠来消耗时间,但困意迟迟不肯降临,明明放在平时略微发发呆就会被困倦笼罩,窗外的雪愈来愈大,已经把路面突起的水泥砖块都掩埋了个干净,裴珠泫冲玻璃哈了口气,吐息迅速凝结成白色雾面,她伸出手指,在这简陋的画纸上写姜涩琪的名字。


咚咚。


是什么撞击的声音,并非来自玄关前有气无力的门,而是在更近的地方,裴珠泫细细环顾一遍四周,并没有东西掉落在地板上,莫非是幻听?她甩甩脑袋,决定对它来个不管不顾。


咚咚。


裴珠泫捕捉到细微响声的来源,她看到石块击在玻璃上又滚落下去,是哪家小孩儿的恶作剧?裴珠泫蹙起眉头支起上身前倾,抬手拉开窗户,雪花就混杂在风里争先恐后挤进来,她的动作在看清恶作剧的小孩是谁时停顿了,难以抑制的喜悦涌上来,翘起来的唇角怎样都压不下去。


姜涩琪站在楼下搓手哈气,鼻尖冻的通红,她没打伞,雪肆意落在她身上,其中甚至有一片不偏不倚的沾在了她卷翘的睫毛,随着颤动濡湿,她由下而上的与裴珠泫对视,咧开一个鲜艳的笑。


“姐姐,要不要现在跟我私奔?”


一旦开口,吐息就瞬间化为水雾自唇缘向上升,其实裴珠泫在此之前是决定在姜涩琪出现时盐她一会儿的,但她实际在眼前时,那些想法骤时无影无踪,她只想拥抱她的小孩,像无数个夜里柔软的回忆,姜涩琪摸摸鼻尖,补充一句。


“下雪了,我们可以私奔去堆雪人!”


评论 ( 36 )
热度 ( 333 )

© 绵崽沙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