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宝贝海绵桑

我要戴上泳镜来见你,以免突然陷入爱河。

【seulrene】Bed Room(19)

“………………………”


姜涩琪无语凝噎,伸手按住钝痛的太阳穴,烟灰有些因为惊吓而斜飞出去落在裤脚,网吧老板一副看吧看吧我说中了嘛的表情得瑟的挑眉,双腿交叠,稳稳当当坐在姜涩琪对面,她神秘兮兮的把脸凑近,姜涩琪不自在的挪后几厘米。


“跟你说,和女朋友吵架后哄人这块我最在行了。”


“哦。”


“别那么冷漠嘛。”


漂亮的Alpha似乎毫不在意自身显露出的攻击性,不如说她还乐在其中,捉弄姜涩琪似乎是相当有趣的事情,只见她一边转着无名指上的婚戒一边半垂着眼,也不管姜涩琪有没有兴趣知道,自言自语起来。


“文星伊。”


“喔…我叫姜涩琪。”


文星伊还想继续下文的时候手机响了,应该是哪个麻烦的顾客要续时,她看起来很懊恼,愤愤的摁下绿色接听键一边说着“来了来了别催”一边迈腿向外走,留给姜涩琪一个匆忙的背影,房间内又只剩下姜涩琪一个人,她叹了口气,戴好耳机进入下一局游戏。


尽管现实中的游戏她老是输,可一到网络游戏姜涩琪定会胜负欲爆棚,强烈的胜负欲让她的击败数量不久便达成两位数,她蹙眉凝眸紧盯屏幕,最后一声枪响后“大吉大利今晚吃鸡”的醒目大字浮于顶端,姜涩琪重重呼了口气,十指交叉向后抻,脑袋里的浆糊多多少少好了些。


这时间里她再次想起裴珠泫,不得不想的,她的脸总是在意识空白的间隙浮现出来,察觉到时就已在那里,无法阻止无法预防,姜涩琪干脆不去逃避,平静的调整呼吸,注视着意识中的裴珠泫,裴珠泫也注视她,不,不是注视她,是注视姜涩琪意识中的一点。


她现在在干什么呢?


没有自己的房间已经失去了自己存在的气息,只有“我存在过”这一事实融进每一个空气分子,裴珠泫在那个房间呼吸,把姜涩琪曾在存在过这一微妙的气氛吸入肺中,她会怎么想呢?


姜涩琪走时没开灯,裴珠泫也不会开的,这是姜涩琪本能的直觉。裴珠泫或许会在昏暗的混沌中静坐,在沙发上不声不响的闭眼沉思,她或许和现在的自己一样正强烈的思念着恋人,并在脑海中绘画想象的图案。


当然,她也有可能出了门,走在阴郁的柏油马路,脚尖碾在枯萎的叶上,万一如同上次那样遇见坏人,该怎么办?姜涩琪被自己的猜想吓的骤然清醒,意识归于空白,姜涩琪能感受到她迫切的需要裴珠泫的拥抱,然而不成,她们必须先作为独立的个体来思考一段时间,这是必须的事情。


粥不能满足腹中的需要,饥饿感涌了上来,姜涩琪把口袋里的一包软糖留在桌上当作自己还会回来的信号,推开包间门的时候,浓烈的劣质烟草味道近乎粗鲁的涌上来,姜涩琪蹙紧眉头屏息穿过杂乱的桌椅,文星伊还在打电话,不过很显然已经不是刚才那通,她把手机夹在肩膀和侧颊之间,一边敲键盘一边语气温柔的回答些什么,姜涩琪猜测她是在和恋人讲话。


姜涩琪在街角的便利店里寻找填满肚子的食物,挑挑拣拣后选择了一块生产日期还在最近的三明治,出门太急没带钱包,身上的零钱只够买这种廉价食物。


“谢谢惠顾。”


漂亮的收银员接过姜涩琪手里零碎的硬币,姜涩琪看见她手腕上环着一个松松垮垮看上去有些年头的黑色发圈,三明治被装在塑料袋里递过来,姜涩琪道谢后就重新回归到有气无力的水泥路面。


“好吃。”


或许是过于饥饿,完成第一口吞咽后,姜涩琪情不自禁的发出了感叹,她一边咀嚼三明治一边原路返回网吧,在全部装进腹中后再次穿过气味刺鼻的桌椅,轻轻旋动把手,门开了一条缝,姜涩琪钻了进去。


文星伊正坐在靠背椅上睡觉,薄唇半张,双臂坠在扶手外,姿势十分危险,眼看椅脚已经有两个离开了地面,姜涩琪默数三个数,随着砰一声巨响,文星伊四仰八叉的摔在了地上,随即如梦初醒般扶着腰呲牙咧嘴的站起来。


“我靠啊疼死了…啊你回来了。”


姜涩琪颔首当作回答,径直扶起靠背椅放回原位后坐下,文星伊从旁边拖来小板凳,有些责怪的睨了一眼姜涩琪手边堆满烟头的烟灰缸,她清了清嗓子,好像是准备宣布什么大事。


“我之前说到哪儿了?”


“说到你的真名叫尼古拉斯凯奇。”


“………………………好冷的笑话。”


文星伊下意识打了个寒战后抱紧了自己,她露出相当同情的表情,郑重其事的拍了拍姜涩琪的肩膀,后者一脸黑线的拍掉她的爪子。


“哦,我是来当免费情感导师的。”


文星伊曲起食指敲敲太阳穴,抬手拦住了姜涩琪准备抽出下一根爱喜的动作,接着把烟灰缸往远处挪了挪,姜涩琪只好无奈的收回去,所幸还没到没了烟草就没法活的地步,文星伊十指交叉置于颚下,饶有兴致的盯着姜涩琪的脸。


“来吧,从头开始讲,时间我可有的是。”


评论 ( 33 )
热度 ( 202 )

© 神奇宝贝海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