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宝贝海绵桑

我要戴上泳镜来见你,以免突然陷入爱河。

【seulrene】Bed Room(17)

尚未回温完全的空气又一次坠入冰窖,已经沦为待处理物品的塑料碗不再冒热气,口腔内粘稠的浅淡咸味还未散去,姜涩琪觉得自己体内的温度正在一点一点褪去,她阖眸深呼吸一口再睁开。



“姐姐,我真的很难过。”



她又重复了一次这句话,每个音节都咬的清晰,沉重的砸在裴珠泫的心脏上头惊起闷响,她在这个时候突然意识到了小孩儿已经是个成年人的事实,姜涩琪身上的气氛在不知不觉间完成了微妙的变化,就像糖果掺了些阴郁的苦,即使那变化并不大,她也应该早些察觉到的,裴珠泫想。



“我闻不到姐姐你的信息素,就算它浓到整天街道都满溢的程度我也闻不到。”



姜涩琪收拢手指握紧,指甲嵌进皮肤,轻微的疼痛,松开后留下的是苍白月牙的画像,沉默的间隙只能听见两个人不同拍的呼吸声,这时间里裴珠泫开始莫名其妙的怨恨起时钟来,它转动的时候太突兀了。



“姐姐你是Omega,你不知道那些Alpha看你的时候目光有多赤裸多直白。…我很嫉妒,很害怕,你每离开我一厘米我的心就吊起来一分,我害怕你被夺走。”



姜涩琪的声音开始颤抖,她用力揪着衣角试图将快要夺眶而出的泪水逼回去却无济于事,它们下坠落到茶色的布料上晕开,裴珠泫慌忙的抽出面巾纸伸手给姜涩琪擦泪,姜涩琪用力偏过头躲开裴珠泫的动作。



“我标记不了你,临时标记都做不到,就算把你的腺体咬破咬烂亦或是注射再多的抑制剂也无济于事,因为我是个Beta,姐姐。”

“涩琪…”



姜涩琪抬手用掌背胡乱的拭着,死死咬住下唇瓣的牙齿开始本能的发颤,脆弱的皮肤被磕破沁出斑斑点点的殷红,裴珠泫看见她起伏的肩膀。



“我永远也无法拥有你,永远。”



裴珠泫抬手揽住姜涩琪的肩膀将她拥入怀中,小孩的啜泣声逐渐变成抽噎,然后是如同决堤的嚎啕大哭,裴珠泫胸口的衣料被浸湿的彻底,甚至遮掩在其下的皮肤都感受到了温热的湿意,她轻轻的吻姜涩琪头顶的发丝,细碎的呜咽声断断续续传出来。



她们拥抱了很久,几乎是一动不动,裴珠泫觉得姜涩琪可能把所有的眼泪都流了个干净,她像是已经失去了所有力气,把全身重量都靠在裴珠泫身上,裴珠泫动作温柔的摸姜涩琪的脑袋,一遍又一遍的说,会好的,都会好的。



她感受到怀中金色的脑袋小幅度晃了晃,姜涩琪艰难的抬起脸来,表情是难以形容的阴郁,双颊上还淌着未干涸的泪水,眼稍略微泛红,眼白中隐约可见细疏的红色血丝,她用这副称得上绝望的姿态看着裴珠泫,哽咽着开口。



“姐姐,我真的很想和你好好在一起,可是再这样下去我就要撑不住了。”

“涩…”



裴珠泫还想说些什么,她的手指摸到姜涩琪漂亮的蝴蝶骨时,她挣扎着脱离了裴珠泫的怀抱。



“我们稍微冷静一段时间再说吧。”



裴珠泫无言的看着姜涩琪摇摇晃晃的站直,她记忆中的姜涩琪是虽然青涩却脊背挺拔又可靠的优质年下女友,在此之前她从未觉得姜涩琪有一天会看起来这么脆弱,她好像在悬崖边缘摇摇欲坠,苦涩的海波澜不惊的等待着吞噬她。



姜涩琪有些沉重的深呼吸一口,将这些和盘托出并非容易事,她几乎为此耗尽了所有勇气和气力,脱力感包裹了全身,姜涩琪觉得自己疲惫的如同刚刚经历了一场逃亡。



裴珠泫没有回答,她觉得姜涩琪刚刚说的每个字都化成液体的刀刃侵入了皮肤内,从肌肉纤维横切进去,把心脏蹂躏的七零八碎,她尝试着不动声色的敛去眸底的波涛汹涌,她厌恶命运的玩笑,这份恼怒在无力感的催化下愈加凶猛,察觉到时,话语已经不受控制的自己从唇齿间钻了出来。



“涩琪,不要只从那么狭窄的层面去看,你…”

“姐姐觉得我的想法很狭窄很自私?”



还没等裴珠泫讲完姜涩琪就用因惊异而提高的声音打断了她,姜涩琪的双眼略微睁大,双颊染上了潮红,她强硬的握住裴珠泫的手腕,力度大到裴珠泫吃痛的发出吸气声,裴珠泫想解释她本意只是想让姜涩琪不用顾虑那么多,但显然现在的姜涩琪听不进去任何话。



“我对你的爱不是自私,从来不是。”



裴珠泫的后背撞上冰凉的瓷砖墙壁,力度不算猛烈但也硌的生疼,姜涩琪的力道牢牢的桎梏了她的动作,姜涩琪像只占有欲强烈的狮子,不由分说的吻了上去。



“唔…”



这个吻和裴珠泫之前尝的每一个都不一样,它甚至可以说是带着凄凉意味。极具攻击性的力道碾压着唇瓣,姜涩琪急不可待的深入,她们的嘴唇和舌尖纠缠在一起。太过激烈了,裴珠泫想。



“哈、哈…”



氧气耗尽时姜涩琪才松开,她们的唇瓣之间牵起粘稠的银丝,裴珠泫的嘴唇因为这个激烈的吻而略微红肿,她半眯着眼睛喘息,唇瓣表面还黏着水光,看起来像是诱人品尝的美味草莓甜点。



姜涩琪垂头丧气苦恼又恼怒的样子让裴珠泫联想到雨天被抛弃在街头的流浪金毛犬,她定定的在原地站了一会,用指腹触碰唇角,确认那里刚刚和裴珠泫紧紧相贴过,接着她趔趄着走向玄关,一声不响的换掉拖鞋,裴珠泫沉默的看这一过程,她还没有把碎掉的心脏拼图还原。



“…我出去一会儿,我们该分开想想。”



留下这句话后姜涩琪旋开房门从缝隙中出去,没了姜涩琪的房间,好像空气中每个分子都被赋予了格外沉重的意义,唇瓣的酥麻感还未褪净,裴珠泫感受到稍微有点冷了。



她收拾好姜涩琪没来得及洗的塑料碗扔进洗碗槽,然后把自己全身重量都交给松软的沙发,重重的陷进去,困意却没有像往常一样迅速的涌上来,裴珠泫眨眨眼,有模糊温热的泪无声无息的顺着双颊淌到下颌。



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错呢?


评论 ( 48 )
热度 ( 248 )

© 神奇宝贝海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