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ulrene】Bed Room(14)

姜涩琪漫无目的的在城市街头乱逛,目之所及无不是满脸幸福的人,被这样的人们包围着,姜涩琪有点透不过气,好像世界上只她一个坠入了阴郁的泥沼似的。


她尝试着放空大脑,把自己变成一片空白,城市缤纷的霓虹灯把天空照的亮堂,以至于所有星星都失去了踪迹,夜市嘈杂喧闹,好像各式各样的人将各式各样的情感糅杂在一起煮进了夜里,黑夜究竟乐不乐意呢?无从得知。


姜涩琪在街角的便利店买了一打冰啤酒,这个天气喝冰的很容易感冒,不过姜涩琪不想顾虑这些了,她果断的拉开易拉罐拉环,仰首将冰凉的液体不带停顿的大口灌进嘴里,这让她无可抑制的颤抖,门牙碰撞发出不重的声响。


她开始厌恶起命运来,厌恶起分化机制来,她为什么就不可以成为Alpha呢,上帝非要看她落魄不成?想到这里,姜涩琪愤愤的捏瘪了易拉罐,可怜的铁皮被扭曲成不能再扭曲的形状。


姜涩琪尝试着整理自己的思绪,然而不行,她开始不住的想念裴珠泫,裴珠泫现在在干嘛呢,是不是和往常一样在学校等自己呢,她还会拥抱自己吗,我们还能继续相爱吗?


在一片未知数的嘈杂里,姜涩琪拉开了第二个易拉罐。




裴珠泫把钥匙捅进锁眼,力度很大,随着转动的声音,门开了一条缝,不用看就知道姜涩琪没回家,因为房间被巨大的沉默笼罩,沉默是可以用耳朵听见的,裴珠泫心烦意乱的重重关上门,想着随便去哪里散散心。


她途径了和姜涩琪一起去的那家理发店,led显示屏还在不紧不慢的展示出浮夸又有趣的宣传语,裴珠泫盯着它伫立了一会儿才离开。姜涩琪的头发是该重新来上个色了,她想。


裴珠泫有意避开人多的街道,拐进人影稀疏的分支,原因有二,一是裴珠泫本身就不太喜欢嘈杂的地方,二是过于吵闹的环境会愈发让她察觉到自己此刻是一个人。


月亮缺了一块儿,像被谁咬了一口的牛奶饼干,裴珠泫买了杯红豆奶茶,滚烫的液体淌入口内,明明是比珍珠奶茶更为甜蜜的味道,裴珠泫却觉得寡淡的如同温吞的白开水,她只喝了两口就扔进垃圾桶,这种时候是怎么也提不起来兴致的。


身影高大的陌生女性Alpha挡在面前的时候裴珠泫本能的察觉到不妙,她急忙后退想拉开距离,对方的眼睛被霓虹灯染成危险的颜色,艾草味信息素侵占身旁空气的时候,裴珠泫倒吸一口冷气。


完蛋。


落单的Omega在这种情况下被拖入强制发//情简直如同待宰的羔羊,裴珠泫趔趄好几步才稳住重心,身体开始发烫,她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在那个Alpha的嘴角看到了嘲讽的微笑,裴珠泫感觉意识在逐渐脱离脑海,可一个信念无比清晰的浮现出来。


姜涩琪会来的,她会来救我的。


没有原因,裴珠泫本能的这样想,她无力的阖上眸,耳畔突然传来一声痛呼,裴珠泫睁开眼,方才还洋洋得意的Alpha正捂着脸直挺挺的摔在冰冷的地上,耀眼的金在视线正中央。


“姐姐,回家,我们回家。”


裴珠泫放心的坠下去,被姜涩琪有力的掌接住拢进怀里,姜涩琪的语气无不透露着颤抖与焦急,手忙脚乱的摸索一阵,可她身上没有带抑制剂,裴珠泫也是,她把裴珠泫打横抱起,来不及思考别的东西。


裴珠泫模模糊糊中知道了姜涩琪是个Beta的事实,她没有闻到小孩身上除了沐浴露香味外其他的味道,想到自己此时正被姜涩琪拥抱着,裴珠泫多少安下心来,她的恋人是可靠的,是可以处理一切的。


好在计程车司机都是Beta,不至于发生什么事故,姜涩琪费了好一番工夫才把裴珠泫抱回家,纵使她力气不小,裴珠泫也不重。累的原因是因为姜涩琪是绕了条人少的小路回来的,她知道裴珠泫甜腻的信息素有可能让一整条街的Alpha暴走。


姜涩琪单手开门,把裴珠泫放在沙发上,来不及歇息就冲进房间翻抽屉找备在那儿的抑制剂,额角已经溢出细密的薄汗,她也没空去拭,抽出注射器回到客厅,姜涩琪动作轻缓的拨开裴珠泫的头发,腺体暴露出来。


奶油泡芙味就是从这里出来的,姜涩琪的瞳孔抖了抖,随即强行命令自己震惊,现在的状况没有让自己感伤的余地。


裴珠泫脸颊已经绯红,粗重的喘着气,手指把衣角攥皱到无可救药的程度,她定定的注视着姜涩琪,目光炙热的就快烧起来。


在姜涩琪准备给她注射抑制剂的时候,裴珠泫抬手打掉了它,玻璃管在地上弹跳两下就安静,姜涩琪震惊的目瞪口呆,裴珠泫环上姜涩琪的脖子,用令人全身酥麻的声音发出邀请。


“涩琪,我们不需要它。”


评论 ( 49 )
热度 ( 339 )

© 绵崽沙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