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ulrene】Bed Room(13)

姜涩琪望着天花板发呆了一整夜,天亮了也没打算去上学,这种状态下自己好像成了无,成了空空荡荡落满灰尘的房间,她时不时用右手食指指腹压住左手手腕处跳动的脉搏,以此证明她还活着。

是的,她还活着,并且被迫卷入时间的洪流中,那里碎石刮过皮肤会留下触目惊心的血痕,她像在暴风雨中心摇摇欲坠,被命运残酷的剥夺了爱,眼泪在昨夜淌尽了,姜涩琪现在只能看着空气中不规则形状的灰尘。

手机不知道最终掉落在了哪里,裴珠泫的短信应该还孤零零的躺在收件箱里,姜涩琪竭尽全力让自己不去想,她只觉得好累,从没累的这么筋疲力尽过,五脏六腑都在隐隐作痛。

姜涩琪又一次抬手压在脉搏上,它随着心脏频率有气无力的跳动,灰尘在阳光中肆意妄为的跳舞,窗帘边被风吹的卷起来。

我还活着。姜涩琪这么想,闭上了眼睛。



“诶我去你慢点慢点! ”

朴秀荣叼着棒棒糖准备去上午自习的路上被姜涩琪揪住后领狂奔三百米上了天台,这让她好一会都在拍着胸口顺气,终于缓过来后朴秀荣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系着可爱彩带的小礼盒递给姜涩琪。

“生日快乐。看你今天没来还以为没法送给你了。”

  “...谢谢。”

姜涩琪伸手接过来,没拆封就塞进了口袋,手指没由来的有些发颤,朴秀荣吸吸鼻子,愣了三秒之后重新深呼吸一次,空气仍是清澈中掺杂红酒香味,她有些讶异的小心翼翼开了口。

“涩琪?”

“嗯。”

“Beta?”

“…嗯。”

朴秀荣重重叹了口气,伸手覆掌在姜涩琪后背胡乱揉抚一阵,姜涩琪咬住爱喜的烟尾,重重的吸了口,浓烈的薄荷味道进入肺叶,她眯着眼睛吐烟圈,朴秀荣思来想去决定还是暂忘掉戒烟的规定,抽出万宝路凑过去让姜涩琪帮忙点燃。

“之前为什么戒烟?"

“...抽烟之后亲孙胜完把她呛到了, 她说再抽就打断我的腿,你看我多义气,冒着这么大风险陪你。”

姜涩琪的唇角上翘一个不明显的弧度, 红色的火光让爱喜逐渐变短,朴秀荣想说些什么,唇瓣开开合合,最后那些或是安抚或是打气的无用话语还是随着白烟融进空气中,姜涩琪数了一会儿天台下移动的人头,上课铃敲响,他们便像受惊的蚂蚁慌乱的涌进毫无感情的建筑中去,她吐出一个形状规则的烟圈,碰到阳光后散去。

“秀荣。”

“嗯哼?”

“标记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朴秀荣没想到她会这么提问,就这个问题认

真思索一阵,她回忆标记孙胜完的场景一一她压着孙胜完在音乐教室索取, 身体接触钢琴的时候发出不小的不和谐噪音,用犬齿嵌进耳后的腺体注入信息素,红酒和橙纠纠缠缠的黏在一起,孙胜完在她耳畔喘息着说喜欢。

这种令人脸红心跳的画面清晰的浮现在脑海里,朴秀荣清咳一声想掩饰自己的不自然,姜涩琪把头转过来,抬眼与她对视,朴秀荣觉得自己好像看见了荒废许久的储物间,空旷又沉闷,她撑着下巴组织措辞。

“嗯——还蛮说不清道不明的。先感受到的是满足感吧,觉得‘呀,她永远是我的了呀’,随之而来的还有无法避免的紧张,毕竟我就这样占据了她人生最重要的位置。”

“真好啊。”

姜涩琪用指尖点着烟磕烟灰,小块落在她崭新的匡威上也不在意,姜涩琪近乎贪婪的将呛人的雾吸入体内,逃课的感觉很不错。



姜涩琪还没回短信。裴珠泫又一次摁亮手机屏幕确认这个事实,她今天已经看了不知道多少次手机,可能是一百次可能是一千次,起初以为是小孩儿分化后筋疲力竭的睡了个饱觉,可随着时间流逝,她开始渐渐不安起来。

裴珠泫是早就做好最坏打算的,她想过姜涩琪会分化成Beta或是Omega的可能性,不过她并不在意这些,在她眼里,即使姜涩琪不是Alpha,她们也可以继续相安无事的交往下去,她们还年轻,且相爱。

可这终究还是作为一种假想,裴珠泫没能考虑到姜涩琪的情绪。

下午四点的时候裴珠泫已经开始坐立不安,房间被透不过气的沉默填充,裴珠泫为了让自己平静下来去做了杯不那么考究的咖啡,没有加糖和奶精,苦涩是可以让神经兴奋起来的。

预感不太妙,裴珠泫甩甩脑袋,企图将乱七八糟的猜想驱逐出去,她无比焦急的渴望见到姜涩琪,她们才分离不到二十四个小时,可这对恋爱中的人来说已经足够漫长。

放学时间一到裴珠泫就三步并一步的赶往学校,慌忙中忘了拿围巾,寒气迫不及待的削尖脑袋往衣缝中钻,冷的直哆嗦,鼻尖逐渐没了知觉,不过裴珠泫没空管它,她站在校门口跺脚哈气搓手,平常她是会买杯热奶茶暖手的。

放了学的高中生一个比一个跑得快,都快重影了,裴珠泫伸长脖子在黑压压的脑袋里寻找那抹刺目的金,廉价化妆品的香味从鼻尖掠过,裴珠泫本能的蹙眉,她还是喜欢姜涩琪身上干净的沐浴露味道。

路灯白天吸收足了太阳能,寂寞的散出有气无力的昏暗光芒,裴珠泫在这光芒中伫立,恍惚间以为自己成了卖火柴的小女孩,只不过等待的并非慷慨的客人,而是年下女友,人群逐渐变得稀疏起来,不安的预感愈发明显了。

时间的洪流还在一刻不停的奔腾,直到不锈钢的锁扣上了大门,姜涩琪仍然没有出现。


评论 ( 39 )
热度 ( 291 )

© 绵崽沙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