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宝贝海绵桑

我要戴上泳镜来见你,以免突然陷入爱河。

Rain

我第一次见到金智秀是在多少有些阴郁的20岁。



那年我像是被稀里糊涂推离10代跌进20代的,在回过神来时已经成了通俗意义上的“大人”,漂过的发质不出意外的开始变差,塌掉的奶油蛋糕和稀疏的蜡烛给我唱生日歌,我战战兢兢的许愿,对上帝说,希望永远快乐。



一个人吃掉蛋糕后我开始无所事事,Leo睡着了,尾巴缠起来肚皮起起伏伏,犹豫了三分钟后我决定去对街的日料大吃一顿以示庆祝,顺便埋葬我一事无成的十代人生。



“手指很漂亮。”

“诶?”



转角处雨伞下的女孩歪着脑袋这么说,我尚未咀嚼明白她藏匿在话语中的准确意味,低头看了看手指,它已经陪伴了我整整20年,就形状和长度来说的确算得上好看,雨水重重的砸在透明的伞面上,她极其安静的注视着我,却如同暴风雨来临前的海面,带着沉闷的涌动。



硬要说的话,就像是在海里潜水的时候遇见了鲨鱼,那鲨鱼静静的盯着你,也不动作,就只是盯着你,这么着,后背开始涔涔的冒汗,或许湿透了衬衫也并不奇怪,在我开始发抖之前,她移开了视线。



“没什么。”



我松了口气,可是动作太大似乎被她发觉,我可以感受到她轻描淡写的把目光掠过我的后背再停留在脚下的一小块碎石,雨有越下越大的趋势。二十代的第一天何苦受这种罪呢,我想。



“我叫金智秀。Kim—ji—soo。”



她冷不丁的报上名来,我还没反应过来,红灯变成绿色,保时捷在脚尖不远处急刹车,发出轮胎和水泥面摩擦的噪音,很吵,金智秀眉头都没皱的径直向前,我才发现她身后跟了只白色的小狗,穿着粉色的雨衣吐舌头,很可爱。



“Lisa。”我说,雨伞倾斜让水溅到我的肩膀上。



这就是我和她第一次见面,在阴郁的20岁阴郁的柏油马路阴郁的下雨天,阴郁的约会。







*可能是tbc






评论 ( 8 )
热度 ( 56 )

© 神奇宝贝海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