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ulrene 】Bed Room(10)

用牙齿碾破泡芙酥脆的外皮后,甜腻的奶油就会在口腔中爆炸开来,黏糊糊的缠上味蕾,像初恋少女轻飘飘的吻,松软的触感一路滑入腹中,残留下来的余韵都可爱。



裴珠泫的味道也是这样。



一想到门那头裴珠泫耳后的腺体此刻正源源不断的散发出浓稠的奶油泡芙香味,并且有愈来愈浓烈的趋势,姜涩琪就不禁咽了咽口水。不过有一点不懂,裴珠泫是心思缜密的人,而且平时会刻意隐藏自己的第二性别,怎么会放任信息素乱飘不管?



“咳,我觉得我得提醒你一下。”



孙胜完好像读穿了姜涩琪小心思一般郑重其事的清了清嗓子,勾勾手指示意她凑近些,然后压低声音在姜涩琪耳畔轻轻启唇,温热的气流淌过,姜涩琪好像知道了裴珠泫的一个秘密。



“Omega呢,在看见非常非常喜欢的人的时候,是收不住自己的信息素的。”







姜涩琪换好睡衣就钻进了被窝里,窗帘没拉严实,狡黠的月光侧身擦过布料边角旋而落在淡褐色的木地板,睡意没同预料一样快速的涌上来,她在黑暗中用视线描摹吊灯的形状,玻璃挂饰碰撞发出清脆声响。



够吃一个月的泡芙一起爆开究竟有多甜?自己果真每天置身于那样浓郁的信息素之中吗?姜涩琪想象自己在奶油的海洋里游泳,每寸皮肤都沁进云一般的白色里,慢慢沉进裴珠泫所设计的甜蜜陷阱中。



孙胜完那句话仍不时隐隐的在脑海中出现,非常非常喜欢的人,是指自己吗?如果不是,裴珠泫的信息素不至于无缘无故这么浓,这么说来,裴珠泫是真的喜欢自己的?



可姜涩琪还尚未完全直面内心,她还没能力拾起勇气去拥抱裴珠泫,至少现在是这样。



“唉。”



一声叹息后,姜涩琪融进墨色的夜里。







“肯定是你想太复杂了,追就得了。”

“没那么简单…”



朴秀荣从口袋里摸出一包崭新未拆封的万宝路,随即想起自己眼下正在戒烟期,打火机全被一股脑扔进了垃圾桶,只好作罢,重新塞回外套口袋里,就这个空隙姜涩琪掏出她的520玫瑰,用牙齿碾住爱心形状的烟尾,嚓一声点燃,看的朴秀荣眼睛都直了。



“我去,你故意的吧?”



朴秀荣凑过去细细观察了一阵,用舌尖濡湿干燥的唇瓣,很显然在想念熟悉的烟草味道,粉色的烟尾因为被含住而颜色变深,成了玫红,姜涩琪阖上眼吸上一口,薄荷香味进入肺叶,再经过循环从唇间淌出。



“好抽吗?”

“说不清楚,总之玫瑰味不浓。”

“那何苦叫什么玫瑰爆!”



朴秀荣立刻变回那副兴趣缺缺的姿态,她终究还是没抵住诱惑,从姜涩琪掌心拿了打火机,一声令人愉悦的机械碰撞音后,她点燃了万宝路。



“我们还年轻,我们还是小孩。”



朴秀荣用两指夹住烟尾说话,烟雾顺着她的唇缘往上升,和清澈的空气融为一体,朴秀荣把漂亮的眼睛眯起来,天台上的风景不错,这样坐着聊天挺有感觉,她重新吐出一个烟圈后,继续下文。



“我们的爱还是澄澈的,没有杂质,喜欢就是喜欢,说喜欢就是喜欢的不得了,不存在欺骗不存在利用,干净的和初冬第一场雪一样,趁现在要好好感受,好好去爱,把年少的炙热与温柔全数奉献给世界上最喜欢的女孩。”

“嘿,你现在这样讲话还挺帅的。”



一口气说完,朴秀荣深呼吸一次,把燃尽的烟扔进砖石的缝隙中,它孤零零的闪了两下红光就熄灭,姜涩琪用肩膀轻轻撞了下朴秀荣表示赞同,朴秀荣伸臂揽住姜涩琪的脖颈,烟灰落在水泥地板上。







离第一次见裴珠泫不多不少刚过三个月,天气转凉,已经到了不得不穿厚实外套的程度,姜涩琪的卫衣上画了各种颜色的小恐龙,很可爱,被班上女生抢着揉头,直到放学铃响起才被解放出来。



圣诞节快到了,学校附近的商场开始热情的布置装修,白色胡子的圣诞老人傻乎乎的笑,飞不起来的麋鹿被禁锢在宣传牌旁,圣诞树还没装饰完毕,只有孤零零的电线缠在上面。



“好冷。”



姜涩琪在等红灯时间里跺脚哈气,为什么总感觉今年的夏天与冬天没有过渡阶段呢,莫非是小怪兽把秋天吃掉了不成?红灯跳转成绿色,姜涩琪踩着冰凉的柏油马路大步向前。



“我来了——”



裴珠泫关门关的很急,因为再犹豫一下冰凉的风就会从门缝里钻进来,把屋内温暖的空气挤的没有容身之处,裴珠泫把奶粉色的外套从肩上褪下来,笑着点头和姜涩琪打招呼。



裴珠泫耐心的给姜涩琪讲题,她不知道姜涩琪在今天做了个重大的决定,实施对象就是自己。姜涩琪把下巴搁在保温杯上面,不住的用余光偷睨裴珠泫耳后那块脆弱敏感的腺体,她好想亲一亲,试试奶油味是不是真的可以尝到。



“姐姐…”

“嗯?”



姜涩琪在裴珠泫讲完一道选择题后突兀的开了口,她的声音因为困倦而染了些慵懒意味,裴珠泫放下那支执拗转动的钢笔望过去,姜涩琪的耳廓开始发红,语速也因为紧张开始结巴起来,裴珠泫笑的很轻,期待着她的可爱小朋友会说出些什么。



“今晚可以不回去吗?”姜涩琪抓住裴珠泫的袖角撒娇,“一个人好孤单。”


评论 ( 53 )
热度 ( 326 )

© 绵崽沙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