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宝贝海绵桑

我要戴上泳镜来见你,以免突然陷入爱河。

【 seulrene 】Bed Room(8)

拉布拉多和火烈鸟之间的火焰快烧到天花板的时候,班主任进来了,犹如一盆带冰块的水劈头盖脸的把两个幼稚鬼浇的乖顺,姜涩琪用手指卷发尾玩儿,金色的发丝有几根不太听话的横着冲锋出去,姜涩琪又回想起裴珠泫身体的触感。



的确柔软温热,靠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能听见她因为害怕而加速的心脏跳动,瘦的恰到好处,不至于让人产生病弱的观感,却又一丝多于的赘肉都没有,这样几近完美的身体线条和自己毫无缝隙的贴近,没有人会不心慌意乱。



姜涩琪挠挠脑袋,给自己昨晚的心动找理由开脱



“我回来啦。”



裴珠泫一如既往在房间里等她,咬着吸管转钢笔,姜涩琪把书包扔到沙发上,哐一声把房间门关上开始做题,裴珠泫松开牙齿,在姜涩琪算错的答案上画圈。



不大对劲。



意识到这点的时候为时已晚,裴珠泫的四肢被本能所桎梏,它来的太猝不及防没有征兆,以往裴珠泫总会预先做好准备不让它失控,而这次显然是疏忽了,以至于事态即将发展到难以预料的程度。



好晕,好热。



裴珠泫扶住了脑袋,昏昏沉沉的混乱情绪如同涨潮般急不可耐的涌上来,试图将她拖入深不可测的欲望漩涡中,裴珠泫感觉气力被尽数抽空,连手指尖都使不上劲儿,绯红攀上侧颊,她无助的趴在冰凉的桌面喘气。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姜涩琪还是个没分化的小孩儿。



姜涩琪转头就见裴珠泫有气无力的歪靠在书桌上,脸一路红到耳朵尖,她赶紧把那支廉价水性笔扔到一旁,也不管它有没有好好落在桌上,她匆忙的俯下身和裴珠泫的目光保持同一个水平线,



“姐姐?怎么了?”

“嗯啊…”



姜涩琪手忙脚乱起来,她不知道现在是怎么个情况,她唯一紧紧攥住的就是裴珠泫此时需要她这一事实,她尝试着用掌背覆上裴珠泫的额,随之而来的是灼热的温度,姜涩琪看到裴珠泫噙泪的眸。



体温直线升高,裴珠泫烫到觉得夏天的空气都是冰的,她不住的磨蹭双腿,所幸意识还未消失殆尽,她用尽全身气力抓住姜涩琪的手臂,声音因为发//情期的到来而无可避免沾染了让人面红耳赤的色彩。



“涩琪…包的外层…”



姜涩琪从来没有被喊名字喊到脸红的经历,她现在确确实实感受到了,好像包裹着蜜糖舔舐耳垂的触感,她没有太多发呆回味的时间,匆忙的扯开裴珠泫的背包拉链,那是一盒注射式抑制剂,醒目的红字标明着用处和适用人群。



Omega专用。



姜涩琪听见了自己心脏停顿的声音,她不敢回忆刚刚脑中一闪而过的期待与侥幸意味着什么,一个劲儿避开那个危险的想法,姜涩琪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拨开裴珠泫挡住耳后腺体的墨发,那个最脆弱的部位完整又清晰的暴露在姜涩琪眼前,她甚至屏住呼吸忘了下一步该如何去做。



“扎…扎进去,拜托了。”



裴珠泫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姜涩琪这才从思考迷宫中脱身而出,她回想起帮朴秀荣注射时的操作,用轻的不能再轻的动作将针头送进去,生怕弄痛了裴珠泫,接着是推动注射,抑制剂进入腺体。



她是Omega,而我是个拥有无限可能的未分化者。姜涩琪想,她的心跳太快,快到无法用简单的借口去掩饰,她期待些什么,她渴望些什么,她希望去触碰些什么。



这太不正常,姜涩琪17年生命中头一次感受到如此难以形容的悸动,或许可以用通俗的词语开形容,可眼下脑袋乱成一锅粥,已经不知从哪里开始寻找线索。



裴珠泫觉得热流逐渐散去,机智开始重新回到大脑,她尝试着依次活动自己的手指,手臂,肩膀,费了点劲儿才重新从桌上将身体支了起来,刘海湿漉漉的贴在额角,眼梢因为刚刚的海潮而染了桃红。



姜涩琪想打破这奇怪的沉默,她不喜欢沉默,沉默会让她坐立难安,尤其是面对和裴珠泫的沉默,她们是应该说些什么的,她想。



“谢谢你。”



裴珠泫率先开了口,嗓音还有些发哑发涩,不过和刚才比已经好多了紧接着是长的惊人的安静,静到姜涩琪开始不住的用指尖挠侧颈,久到时针转动的声音变得吵人,姜涩琪阖上了眸



的确,有哪个环节搞错了,她为什么会心动?


评论 ( 29 )
热度 ( 220 )

© 神奇宝贝海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