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ulrene 】Bed Room(6)

裴珠泫不愧是高智商高材生,短短几天就摸出了一套自己的教学方法,还算初见成效,姜涩琪虽然基本功差了点,可她听话又勤奋,回家把书包往旁边一搁就哼哧哼哧写作业,裴珠泫总是忍不住想搓小孩儿脑袋顶上蓬松的头毛。



到底还是未分化的高中生,身上没有多余的腻人信息素味道,裴珠泫凑近的时候只会嗅到护发素的清香,头发没有漂过,发质算不上优质但也不差,用指腹去捻然后松开,呆毛就松松软软的搭在一边,乖的一塌糊涂。



用年轻人常用的形容词,大概就是小奶狗,裴珠泫脑袋里浮现出姜涩琪头顶冒出毛茸茸耳朵的画面,如果真那样,裴珠泫倒还挺想试试搓她脑袋时尾巴会不会摇。



今天姜哥出差不在家,房间里只剩姜涩琪和裴珠泫两个人,没了珍珠奶茶,裴珠泫多多少少有点郁郁寡欢,她把平常用来咬的东西从吸管替换成钢笔,所幸材质够硬,不至于磕出醒目的牙印来。



灯光拢在两个人身上,只听得见不同频率的呼吸声和笔尖摩擦纸张的声音,裴珠泫漫不经心的打量起姜涩琪来,这让她惊奇的发现姜涩琪的指节上有夹过香烟的痕迹,她没法想象出来姜涩琪抽烟的样子——即便是没什么味道的爱喜。



“写完了…”



姜涩琪舒出一口长长的气,以至于刘海都因为气流而飞起来,今天她的动作算得上飞速,裴珠泫抬腕看了看表,时针离结束还有不短的时间,她开始想念起奶茶触到舌尖时爆开的甜味,还有珍珠在齿间被咬碎的感觉。



姜涩琪把两手交叠向前抻,头部后倾,露出漂亮的颈线,衣领以下露出小面积白皙肌肤,和衣领以上的小麦色衔接的有些不自然,天还没黑透,夕阳不紧不慢的散去,裴珠泫想到了好主意。



“涩琪,想出去玩吗?”

“诶?可是不是要学习…”



姜涩琪瞪圆了眼,连伸懒腰的动作都顿住了,裴珠泫有点哭笑不得,姜涩琪的表情太过无辜,以至于让她产生了自己在拐卖未成年的负罪感,她松开握住的钢笔,让它自由落体到桌面上,咕噜滚到一边。



“偶尔放松一下嘛,不休息会变成笨蛋的哦,我没骗你,走吧走吧。”

“啊,好…”



裴珠泫连哄带骗的拽着姜涩琪出了门,即使是夏季夜晚还是带着些许凉意,风肆意的掀起姜涩琪的头帘露出白净的脑门,姜涩琪伸手把它压下去,经过下一个路口时又被吹起来,如此反复了大概五个回合,姜涩琪放弃了挣扎,任由其便,裴珠泫被她的举动逗的翘了唇角,手臂挽上姜涩琪的肘。



她们漫无目的的在城市中心瞎晃悠,姜涩琪完全不懂裴珠泫是什么想法,只能陪她穿梭在人群中,她为了省时间没吃晚饭,胃中早已空空如也,它时不时叫嚣着蠕动着索要食物,恰巧裴珠泫挽着她来到一条美食街,食物的香气毫无阻拦的沁进鼻腔内,食欲被最大程度调动,姜涩琪伸出舌头舔上唇,脚步不自觉停了下来。



“怎么了?”

“姐姐,那个…”



身后的脚步突然停滞,裴珠泫本能的转过身来询问,只见姜涩琪用指尖攥着衣角,好像在思考什么重大决定,之后是长达十秒的沉默,在裴珠泫准备重复一次问题的时候姜涩琪再次开了口。



“…我饿了。”



裴珠泫本来不饿,来上课之前刚刚解决了一盘茄汁意面,可姜涩琪吃的实在太香——米饭配菜汤汁严格依照顺序塞进嘴里,双颊装的鼓鼓的,时不时眯起眼睛发出真情实感的赞叹,就是这样一幅俨然吃播的画面,裴珠泫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姐姐不吃吗?”

“不用了,我不饿。”



得到答案后的姜涩琪先是停顿了一会,然后把筷子伸到了装有牛肉的餐盘里,动作娴熟的夹住薄片拎起来递到裴珠泫唇前,另一只手在下面接住防止掉落,嘴里发出“啊——”像哄小朋友的声音,裴珠泫盯了肉片两秒,食欲战胜了减肥的欲望,她咬住它,咽进腹中。



全部解决后姜涩琪露出相当心满意足的表情,裴珠泫撑着下巴看她,大约半分钟后,她聪明的脑瓜里一个金点子一闪而过,她伸手捏住姜涩琪的发梢,用夜间特有的慵懒嗓音开了口。



“涩琪啊,学校允许染发吗?”

“嗯?啊,明文规定上确实是不允许没错…但实际上染了也没多大事,比方我朋友就染了一头红毛…”

“姐姐带你去个好地方。”

“诶??”



姜涩琪还没反应过来就今天第二次被裴珠泫拽出了门,这次是极富目的性的,从裴珠泫加快的脚步就可以看出来,这点在姜涩琪被摁在理发店椅子上的时候更加确定了,裴珠泫掏出一张金光闪闪的会员卡递给像是托尼老师一样角色的人,对着镜中的姜涩琪点了下头。



“染金的。”

“???姐姐????”


评论 ( 12 )
热度 ( 250 )

© 绵崽沙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