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ulrene】Luv Letter

*短且无逻辑




“裴学姐:



展信佳。



看到这封信时你在干什么呢,我猜你会站在你的桌前用漂亮的手指拆开它,风吹起窗帘落下几粒微小的灰尘在你粉红色的校服领结上,阳光会透过窗户的缝隙灵巧的钻进教室打在你精致的侧脸,如果这时我有幸可以路过窗边,我或许可以看见你卷卷垂下的睫毛,手臂上金色的细小绒毛和藏匿在白皙皮肤下跳动的毛细血管,你会把目光全部集中在我写下的方块字上,光这样想象,我就变得十分幸福。



当然,你也有可能不知道那黏着小熊贴纸的信封中究竟是怎样的话语而把它撞进书包带回家,在翻找作业的时候把它一同摊在桌面上,你的房间会是什么样子?我觉得比起充满粉色物件的少女风格更可能是整洁又拘谨的简洁风:书架上整整齐齐摆着诸如《82年生金智英》之类的书,台灯和笔盒都规规矩矩的摆在桌面一角,连被单都整齐的没有一丝褶皱。怎么样,是这样的吗?



说起我,现在正在放学后的空教室里给你写信哦,我喜欢这种氛围,四周都没有人,只听得见时针旋转的声音和自己的呼吸声,我可以毫无顾忌的想你,不紧不慢的在脑海里梳理所有和你相关的镜头,这很舒适。和别人在一起总免不了有那么几个瞬间会尴尬到气氛急转直下,我很不擅长处理它。



落日了,太阳的残影把天空一角染成极其鲜艳的颜色,云好像棉花糖,尝一口的话我也会飞起来吗?对不起,我总喜欢这样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



好像废话说很太多了,没办法的事,一想到你我的心情就雀跃的如同刚贴上舌面的跳跳糖,噼里啪啦响个不停,我甚至觉得这时候地板上搬动着饼干碎屑的可怜蚂蚁都可爱的要命,哈哈哈,有点害羞。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呢?



回想起来还蛮偶像剧的——你咬着吸管喝珍珠奶茶而没有注意脚下,结果脚尖磕上一节不大不小的坎,就快要摔倒的时候我正好路过,于是你跌进我的怀中,时至今日我都还经常把你耳朵红红的可爱样子在深夜从记忆中拿出来反复的咀嚼回忆,天知道我那时心跳的有多快。



那天起我开始频繁的碰见你,或许这就是命运使然吧,午餐时间你时不时会出现在我的斜对面,或者是放学时你会走在我身侧不远处,每当这时我就有点醉翁之意不在酒,好看的人是谁都喜欢的,但我又不是单纯的因为你好看所以才忍不住偷偷看你,这里面有些更深层的东西,当然,当时的我还没有发现。



契机是那次运动会,班上人手不够,你被指定站上了接力赛跑道,好多人去看你,我也混在人群中,你把头发束成利落的高马尾,握着接力棒做准备运动,枪声响起时你却结实的摔倒了,塑胶跑道的红色沾上了你的白色T恤,我看见你的眉毛蹙了起来,瘦弱的身躯蜷成一团,像只生病的可怜兔子,人群骚乱着,我什么也不顾的扒开所有挡住我去路的人,也不管撞到了谁推倒了谁,终于我站到了你的面前。



我把你抱起来冲向医务室,耳畔的吵嚷声好像快要把耳膜震爆了,可我不能管也不想管,我满脑子想的都是,裴珠泫现在在我怀里,我拥抱她,她需要我。



你用手臂环住我的脖子,我紧张的注意不让自己碰到你的伤口,所幸医务室没关门,我找来了碘伏和棉签帮你消毒,你垂着眼睛看我动作,我不敢抬头和你对视,因为我很清楚,我的心脏正在飞速跳动,如果抬头势必陷入不可逆的深渊。



“谢谢你。”



那是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几乎是一瞬间,有什么爆裂开来了,成了绮丽的形状,我抓住了最深层的秘密,看清了那颗跃动心脏对我诉说的真相,冰面破开,我看向你,看向我的星。



你生的漂亮成绩也好,简直完美到不可思议的程度,我身边几乎所有男孩都在用自己的方式爱着你,每次听他们讨论你时我都不太舒服,少年的爱总是一腔孤勇不计后果,他们唤你的姓名或是温柔或是仰慕,你收到了太多人独一无二的爱,这让我苦恼挫败又无奈。



裴珠泫,高三五班的裴珠泫,作为班长的裴珠泫,少年们的爱慕对象裴珠泫,年级第一的裴珠泫,会把每件衣服熨的没有一丝褶皱的裴珠泫,像兔子的裴珠泫,笑起来眼睛会变成新月的裴珠泫,身上有淡淡沐浴露香味的裴珠泫,眼睛里藏着星星的裴珠泫。



我喜欢的裴珠泫。



喜欢你的感觉就像是跌进最柔软的鹅绒被,松松软软的包裹我整个身躯,这个时候白色的猫猫跑过来蹭我,用带倒勾的可爱舌头舔我的脸,它看起来很健康,毛柔顺又有光泽,我在半梦半醒的朦胧之中抱着猫猫缩进被子里呼呼大睡。



我不太敢说爱这个字,我还是未成年的小孩子,我没有勇气对你说我爱你,它好像是大人们才会考虑的事,太沉重,要用最虔诚的吻去触碰,我时常幻想着,等到如果有一天,我可以向你展示所有伤痕所有爱慕所有秘密,而你也点着头说“嗯嗯不赖嘛”的时候,我会吻你,然后低声对你说我爱你。



当然啦,我明白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你太遥远,就像我平时逃课在学校天台上喝啤酒时抬头看见的星,伸手只能触到余温,我每天都在想你,每时每刻,你在我梦中充当了太多次女主角,我最热烈的心情全数给了你。



说真的,我不知道该继续说什么了,原本思考时有很多话想说,落实到行动的时候却卡了壳,这是为什么呢?难道真有什么不可抗力不成?不过现在怎样抓头发思索也无济于事,但愿我粗糙又无逻辑的文字没有让你感到困扰。



我喜欢你。



就在写下这行字的时候,我许了个愿,我希望,我可以一直一直喜欢你,如果你不愿意,我就一直一直单恋你。”





读到最后一个句号后,身旁的窗发出被敲击的笃笃响声,裴珠泫回头看,姜涩琪在对她笑,她笑起来总是很孩子气的,金色的发丝在阳光映射下发光,裴珠泫看着她向自己有来,用温热的掌覆住了她的,她看见姜涩琪弯起来的眼睛里倒映着两个裴珠泫,她看见姜涩琪用口型说喜欢。



阳光明媚的午后,姜涩琪牵住了她喜欢的女孩的手。


评论 ( 29 )
热度 ( 282 )

© 绵崽沙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