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ulrene】Bed Room(2)

为了不让家人觉得自己只是出去逛了一圈根本没好好学习,姜涩琪刻意把脚步放的很慢很慢,到家门口的时候不知不觉中全身上下几乎湿了个透,她抬起手轻轻敲了三下,没回声,于是只能在书包最里层里艰难的翻出钥匙开门。

“回来了啊,买了棒冰在冰箱下层,可以吃。”
“明明在家都不给我开门,懒死你算了。”

姜涩琪看见她哥正舒舒服服瘫在沙发上吹空调喝冰阔落,把书包扔过去砸在他肚皮上,哥哥说话的时候总是懒洋洋的,好像刚刚睡了一个14小时的充足优质睡眠,姜涩琪不再理会身后的嘟嘟囔囔苍白辩解,自顾自走进房间,像算命似的把教辅书摊一排,盯着封面沉默了三秒,然后把掌心覆在上面,虔诚的闭上了眼。

“如果数学和我有缘它会自己学好它自己…不需要我复习…”
“涩琪傻瓜。”
“你闭嘴!”

姜涩琪从房间门探出半个身子朝哥哥又扔了个菠萝抱枕,赌气的把门狠狠关上再反锁,正巧这个时候手机响了,姜涩琪摁亮屏幕,朴秀荣的消息框飘在最顶端,内容也很言简意赅,问姜涩琪有没有空去上网,姜涩琪把唇角撇下来,苦着脸回复说要搞学习打不成游戏,可惜她看不见手机对面的朴秀荣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暑假很短暂,仅仅十五天,而姜涩琪还得把一半时间贡献给图书馆,她百无聊赖的转着笔,从食指到无名指,再绕回来,这个时间中她放空大脑,以此来起到修复脑细胞的作用,休息时间总是比学习时间过的快一些,注意到的时候已经到晚上了,哥哥不会做饭,她也不会,姜涩琪只好从抽屉里翻出大包薯片来凑合。

裴珠泫咬着吸管刷微博,坐在高脚凳上的原因,脚没法着地,只能晃晃当当,漂亮的绿色耳坠随着动作一起小幅度摇晃,塑料吸管被咬瘪后折磨成各种各样的形状,金智秀推给她一碟爆米花。

“珠泫毕业后难得回来一趟啊,就留在这里吗?”
“不一定诶。”

裴珠泫把鬓处的碎发向耳后捋,捏起一粒爆米花塞入口中,是焦糖味,甜腻的味道以极快的速度蔓延开来,驻唱歌手还在低声吟唱着小众歌谣,金智秀把手指交叠起来再松开,再把动作重复一遍。

“那现在在做什么?”
“嗯——随便逛逛啦,过几天有个兼职。”

裴珠泫杯子里的液体见了底,口腔很快干燥起来,她用舌尖掠过口腔内壁,笔直的伸出五指,指甲长度恰到好处,淡粉色美甲也很合适,多多少少让人心情愉悦,裴珠泫盯着空杯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不久前在图书馆帮助的那个小孩儿,于是把唇角翘起来,眼睛弯成新月。

“说起来,我今天做了个好人好事来着。”

在梦里和怪兽大战了一场的姜涩琪汗流浃背的醒来,她反复确认眼前是天花板不是什么黑洞,这才挣扎着爬起来,夏天起床总比冬天容易,姜涩琪很快就换好一身干净衣服,匆匆的洗漱一遍,时针指到十的时候,她拎着书包出了门。

姜涩琪早晨还是迷糊状态,随手捞了件衣服就套,出了门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的是件画着棕熊大脸的T恤衫,这算什么,和兔子小姐情侣装吗?姜涩琪有点好笑,她的脑海里浮现出兔子小姐那件可爱的衣服,熊和兔子确实是不错的搭配吧。

等红灯的时候姜涩琪面前站了一个高大的男性Alpha,她可以清晰的看见他暴露在空气中的脖颈和上面黏的死死的抑制贴,这样好麻烦啊,自己如果分化成Alpha岂不是也要每天贴着这玩意儿上街?姜涩琪撇撇嘴。

这次推门姜涩琪长了记性,她快速的推开把身子闪进去,噪音被降到最小化,昨天那群国家机密机构工作者们还在接着一脸严肃的看着诸如《恶之花》或是《罪与罚》之类的书,她走到昨天自己坐的位置的时候,发现兔子小姐也在那里。

很巧,她换了昨天那件上衣,取而代之的是件黑色T恤,领口挂着太阳镜,耳坠没换,还好好的垂在那里,姜涩琪用余光偷睨了眼桌面,那是本《寻羊冒险记》,思索了两秒后姜涩琪还是坐下,毕竟如果挪位置可能会让对方感到尴尬,而且自己对兔子小姐也没什么好抵触的。

今天也做不出来题,姜涩琪这次没戴耳机,她只愣愣的盯着题目,耳畔只有气流掠过带来的摩擦声和偶尔有人发出的微弱咳嗽声,就像是被扔进了一个奇妙的国度,也许在这里发出高分贝噪音是会被砍断手指之类的。

姜涩琪听见笔尖和纸张接触的声音,接着是什么被撕下来,然后一张标签纸被贴在练习册上面,姜涩琪把它转过来,工整的方块体让人心情舒畅。

“你是不是也很无聊?”

是兔子小姐写来的,姜涩琪抬头和她对上视线,兔子小姐用手肘撑着下巴对她笑,姜涩琪看到她豆沙色的口红衬着一口白净的牙,漂亮的一塌糊度,她不懂兔子小姐为什么要给她写这张便签,不过既然写了回信就是,姜涩琪低头刷刷写上几个字后把它推回去。

“嗯,是啊,不想写数学。”

兔子小姐拿到便签后笑意又扩大了一些,她站起身来,装饰T恤的小铁环撞上桌子发出不太和谐的音响,她转过头抱歉的一笑,接着走近姜涩琪,俯身握住她的手腕,用和昨天一模一样的语气开了口。

“要不要一起出去玩,我也好无聊。”
“啊…?那有点…”

姜涩琪想拒绝,好孩子是不可以随便跟陌生人走的,就算是漂亮姐姐也不行,她别开头让兔子小姐的吐息不要再继续炙烤她的侧颈,后者在她还没说完拒绝的话语时打断了她。

“那就不玩,陪我去一个地方就回来好吗?去到就好,没关系的,就当陪朋友逛街。我嘛,不是什么坏人喔。”
“啊…好吧。”

会不会妥协的太快了?姜涩琪反思自己,果然还是看脸很重要,得到答复的兔子小姐等姜涩琪收拾完东西,握住她的手腕就往外走,热浪扑面而来,姜涩琪看见一滴汗珠顺着兔子小姐的额角滑下来,她们肩并肩走着,姜涩琪抽出被桎梏的手臂。

“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是我学妹嘛。”
“诶?”

姜涩琪把眼睛瞪圆,兔子小姐嗤的笑出声,一辆摩托和她们擦肩而过,姜涩琪努力的琢磨这句话的含义,学妹?是指自己现在读的这所高中吗?莫非是前辈?兔子小姐这时开了口。

“你昨天不是穿了校服嘛,我以前和你一个高中的喔,所以还蛮亲切的。”
“这样啊…这么说还蛮有缘的。”

姜涩琪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用指尖挠挠后脑勺,她们继续前进,拐进行人逐渐减少的小巷再出来,最终在一家音乐酒吧门口停了脚步,姜涩琪抬头,看见二楼窗口有个长相清秀的男孩在弹吉他,于是兔子小姐跟姜涩琪道别。

“就是这里,谢谢你,浪费你真的时间真是不好意思,下次见!”
“下次见!”

兔子小姐挥挥手就消失在楼梯间,姜涩琪抬头看看那颗免费的太阳,这算什么,自己被孤零零扔在这个地方还没人陪,罢了罢了,姜涩琪摸出手机,拨通了朴秀荣的电话,提示音响了两声后朴秀荣不耐烦的声音传过来。

“干嘛!”
“出来上网。”

评论 ( 20 )
热度 ( 240 )

© 绵崽沙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