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ulrene】Bed Room(1)

*ABO

盛夏的太阳免费,气势汹汹的炙烤大地,公交车站的座位烫到浇点油就能煎鸡蛋,空气里是被蒸热的柏油马路味道,还有小孩子扰人的吵吵嚷嚷,得到短暂自由的高中生们奔跑在滚烫的街道上,将一切抛之脑后。

姜涩琪羡慕的直吸气,她用校服袖子擦擦额角的汗,书包里厚厚一沓数学教辅把背带压的向下沉,公交车又迟迟不肯路面,口袋里没了零钱,姜涩琪在车站旁边的便利店买了脆冰冰把钱换开,包装袋上的白色粉末碰到滚烫的空气就化作白雾,姜涩琪略微一用力从中掰断,咔一口咬上去,这才好歹把热意减去了许多。

在距离分化只剩不到半年的时候,姜涩琪迎来了高中的最后一个暑假。

姜涩琪并非成绩优异的尖子生,算个中等水平,上个二本固然没问题,可一本就有点过于费力,离211或985更是差了一大截,她没什么危机感,想着能考到哪儿算哪儿,可家里人不这么想,拿着鸡毛掸子把她追着满屋子跑,直到姜涩琪连连答应暑假好好学习迎接高三才放过她。

带着鲜艳LED显示屏的公交总算到站,姜涩琪把两枚钢镚扔进去,硬币顺着塑料通道一路碰撞,最终还是哀嚎一声到了底,空调风怼着脸吹,姜涩琪好不容易才忍住扯开衣领让冷风灌进去的想法。

“图书馆到了。”

机械电子女音毫不带感情的事务性朗读,姜涩琪恋恋不舍的下了车,热浪扑面而来,让她觉得今天没化妆是本年度做的最明智的一件事,姜涩琪背着几本重的要死的数学教辅心情沉重的进了图书馆,推门时门发出了反抗似的吱呀声,顿时几十双不满的眼睛望过来,姜涩琪尴尬的想转身从楼梯上跳下去。

这里气氛太沉重,每个人都摆出一副如同正在国家机密机构工作的严肃表情,呼吸声和偶尔翻书时的纸张摩擦声不规律的混合在一起,演奏出糟糕的乐曲,姜涩琪有点受不了这个气氛,她掏出手机把耳机塞进耳朵里,点开了随机播放,《Miree》的旋律响起来的时候姜涩琪开始情不自禁的抖腿,掀开练习册封面,奇妙的数字字母搭配让她看花了眼,姜涩琪挠挠脑袋,严重怀疑自己压根没上过数学课。

椅子和地板摩擦的噪音穿过音乐声被收进耳中,姜涩琪本能的抬头,看见桌对面一双涂着淡粉色美甲的手,再往上移是可爱的兔子T恤,姜涩琪重新垂下眼,不知道哪里来的兔子小姐要坐在自己对面,她是完全不介意的。

这根本就是英语题目吧?姜涩琪欲哭无泪,草稿纸上除了随手画的几只小熊外别无他物,一连串字母不给她喘息的机会,不带停顿的击垮了她的自信心,姜涩琪长长的叹了口气,然后又马上想起来不能太大声,于是让这叹息戛然而止,歌词放到“しょうもないbut本能優勢A low brain and down brain”一句。

左耳的音乐声忽然远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衣料摩擦的声音和吐息的声响,姜涩琪一惊,兔子小姐居然摘下了她的耳机,而且还靠的这么近,她没办法忽视兔子小姐身上好闻的洗衣液经过太阳烘烤的香味,略微侧头她的脸就完整的暴露在姜涩琪眼前,姜涩琪险些窒息。

真漂亮…

兔子小姐的手越过姜涩琪的肩膀,旋即握住了她的右手,姜涩琪怕生,心跳的快蹦出嗓子眼,歌曲还在没完没了的进行着,温热的吐息拍打在姜涩琪的耳畔,她看见了兔子小姐绿色的耳坠,紧接着,沉稳又温柔的声音响了起来,兔子小姐好像也怕声音太大吵到别人,于是压低了音量,给姜涩琪轻声耳语。

“这道题应该这么做。”

兔子小姐的手指带领着姜涩琪在草稿纸上圈圈画画,字母和数字和谐共处,圆圈和直线黏在了一起,姜涩琪大气不敢出,只能等着对方停止动作,姿势太过暧昧,这让姜涩琪有点浑身不舒服,终于正确答案被填在空白处,兔子小姐的温度从背后消失,姜涩琪好不容易恢复了自由之身。

“谢谢…”

姜涩琪小心翼翼的做着口型,兔子小姐浅浅的一笑,露出洁白的八颗牙齿,姜涩琪赶紧把脑袋垂下去避免继续对视,孤单的跟复杂公式做斗争,不知何故笔尖行径都歪斜起来,挣扎了十分钟后终于作罢,今天或许不是个努力的好日子,姜涩琪把练习册塞进书包,转身离开。

她可以明显感到背后有道炙热的目光一直追随她到那扇门被合上,姜涩琪懒得再等公交车,决定步行回家,耳机里的音乐变成椎名林檎的《MY FOOLISH HEART 》,这首歌夏天听总感觉有点热,好在后背被浸湿的布料已经在空调攻势下干的彻底。

在歌词跳到“I will make the rain come down”一句的时候,果真淅淅沥沥下起小雨来,它来的太突然,明明早晨还没有半点迹象,所幸雨势不大,不至于被一次性淋成落汤鸡,姜涩琪的刘海湿漉漉的贴在额头上,她并不讨厌下雨,尤其是在夏天,雨水可以起到降温的作用,她在斑马线前停住了脚步,等待着红色的跳转。

无聊时间里姜涩琪开始盯着过往的行人,猜测他们的第二性别是什么,在哪里工作,和谁睡了觉,又标记过谁或被谁标记过,活的是否幸福,显然,大家都默契的露出一副“我活的很开心啦哈哈哈”的表情,更无聊了,姜涩琪移开了视线。

她还没到分化那天,她还闻不到信息素的味道,还不必被稀里糊涂的拽进深不见底的欲望漩涡里。和同龄人对自己第二性别的兴奋期待不同,姜涩琪对其并不在意,Alpha也好Beta也好Omega也好,对姜涩琪来说并不是什么重要事,不管是哪种,她都能坦然接受。

被人拥抱和拥抱别人对她来说都没差,姜涩琪还没谈过恋爱,对它的憧憬也仅限于吃饭的时候可以和恋人谈一些有趣的事情,虽然一个人吃饭也不算坏事。

红色变成绿色的时候姜涩琪迈开腿,同时不可抑制的想起了兔子小姐,或许因为通行灯的颜色和她耳垂上精致小巧的绿色耳坠太过相近,那个人肯定不是Alpha,Alpha的目光大多都强烈又凌厉,富有极强的侵略性,而兔子小姐不是,她的目光柔和又深沉,大概不是Beta就是Omega。

不过也没多大关系,姜涩琪耸耸肩,细雨弄湿了她的帆布鞋,让红色变得更深,手臂还残留兔子小姐触碰的余温,姜涩琪把步伐迈的更大了。


评论 ( 56 )
热度 ( 405 )

© 绵崽沙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