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宝贝海绵桑

我要戴上泳镜来见你,以免突然陷入爱河。

【seulrene】虫洞飞行(上)

*流水账预警
*半夜神志不清产物预警
*大量负能内容预警

1.

少年时代绝不仅是由短裙领带,夏天刚开盖的冰镇柠檬汽水,少女发带上的沐浴露香气或是少年脖颈淌下的汗水组成的,它们包含的更多是没由来的恶意,幼稚的下劣玩笑和拉帮结派的排挤,人性本恶,十六七岁的年纪正是满足自己所有虚假虚荣心的最佳时间。

他们建立起生物链,悄无声息开始没鲜血的厮杀,踩在别人脑袋上站到更好的位置,把所有恶意变成最锋利的刃,对自己所造成的伤害只需装作委屈模样道歉就可以获得改过自新的机会,然后这群家伙毕业后又脱胎换骨般把自己打扮的和大街上所有人一模一样,变成无聊透顶的普通人。

有人在上就必定有人在最低端煎熬,姜涩琪第一次见裴珠泫时她被人绊倒手里抱的作业本摔了一地,脑袋撞上了走廊的石柱角,痛的直裴珠泫直吸气,她不算高,骨架也小,姜涩琪看见她的眼睛,目光凛冽又锐利,好像此时她不是躺在脏污的地板上的落魄者,而是只睥睨众生的猫,于是姜涩琪本能的走上去,利落的收拾好一地狼籍,在哄闹声中扶住了裴珠泫的肩膀。

裴珠泫和她视线相接的时候姜涩琪感受到了她强烈的攻击性,要把姜涩琪整个撕碎般气势汹汹,却又很快散去,留下清澈的一潭湖,里面零零碎碎漂着星星,七嘴八舌的讨论声被屏蔽在外,裴珠泫的体温隔着校服布料传到姜涩琪的指腹,温热的,裴珠泫垂下眼睛没说话,轻轻挣脱姜涩琪带来的桎梏,站起来拍拍灰,就抱起作业本准备走,姜涩琪还想说些什么,手臂突然被一个力拽住向后,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好友把她拉过来,单手捂住嘴,即便是这种姿势也丝毫没有收敛声音的意思,好像生怕裴珠泫听不见似的。

“涩琪,那可是高二五班的裴珠泫啊,没听说过吗?不要靠近那家伙,会倒霉的。”
“说什么啊你…”

姜涩琪下意识的去瞄裴珠泫的反应,裴珠泫离去的背影顿了一瞬,接着像上满了发条一样继续,姜涩琪想冲上去问她没事吧,却被好友不由分说的带走,拖进准备上课前几秒的教室里,姜涩琪只好把乱七八糟的思绪收回来,专心听课。她是以优异成绩考进来的,开学短短一个月就初露锋芒,把全年级第二甩了八条街,这个背景下若姜涩琪是个性子高傲的自私鬼也就罢了,偏偏她还是热情又善良的老好人,于是总有嫉妒心强烈的人抛几句恶言恶语给她,她也不在乎,全部付之一笑。

可今天状况不太对,姜涩琪把笔尖抵在试卷上的时候脑海里出现的并非公式,而是裴珠泫的那双眼睛,她的眼神带给姜涩琪太大震撼,以至于一时半会没法将它驱赶出大脑,姜涩琪开始不由自主的思考,被那样对待的话换作他人更多的该是不甘和羞耻,而裴珠泫不同,她是轻蔑,是嘲讽,似乎这对她来说这是如同被挂钩不小心勾起了一个线头一样无所谓的事情,那些人就像蚂蚁,只是裴珠泫眼里最低贱幼稚的存在。

结局是姜涩琪一堂课下来没怎么听讲,草稿本上只有胡乱涂的几个圈,所幸她提前预习过这节课内容,不至于不会写作业,她松开咬住笔尾的牙,轻轻转了下手腕关节发出清脆的声响,同桌朴秀荣马上就把手伸过来一把制止了她的动作大声谴责这样做真的很吵,姜涩琪露出孩子气的笑容道歉。

大课间时间充沛,姜涩琪坐不住,就出了教室闲逛,又嫌高一楼层吵人,就下到一楼晃荡,自己都觉得自己像吃饱了撑的,她来回踱步,走廊的尽头是不透光的,姜涩琪走进去又转身走出来,突然肩膀被陌生的触感搭住,温热的鼻息打在耳廓,姜涩琪身后冷不丁的冒出来一个声音,把她吓的一颤。

“Peek a boo——抓住你了。”

姜涩琪惊愕的回头,裴珠泫在对她笑,跟诡计得逞的小狐狸如出一辙,她把漂亮的眼睛眯起来,姜涩琪发现她研究了整整一节课的神秘情绪已经在她眸中找不到踪迹,干净的如同从来没出现过一样,裴珠泫把手背在身后,踮起脚尖身子前倾,和姜涩琪的距离缩短到三厘米,姜涩琪本能的后退,却被裴珠泫抢先一步攥住了袖角。

“涩琪,你姓什么?金?李?还是别的什么?”

姜涩琪觉得喉咙有点涩,以至于难以发出平常那样欢快又愉悦的声音,她艰难的完成了一次吞咽,裴珠泫生的一副好皮囊,唇线一勾就让人心跳错拍,姜涩琪把视线聚焦在裴珠泫以外的东西上去,让自己保持清醒,她伸出小截舌尖把干燥的唇瓣濡湿。

“是姜,姜涩琪。”
“姜涩琪?姜涩琪——姜涩琪。”

得到答案的裴珠泫轻轻的颔首,重复着小声嘟囔了几遍姜涩琪的名字,接着扬起脸露出和明媚夏日一样灿烂的笑,她用指尖挠姜涩琪的耳廓,直到那里呈现出裴珠泫想看到的红色才住手,姜涩琪好像被施了什么魔法一般动弹不得,裴珠泫终于敛起了玩闹的姿态,松开手干脆利落的后退一步拉开距离,她在黑暗里看姜涩琪,轮廓模糊不清,姜涩琪听见了细碎的笑声,和掺杂在其中的话语。

“我记住你了,姜涩琪。还有,靠近我是会倒霉的哦。”

2.

姜涩琪摸了摸耳廓,那里还残留着裴珠泫指尖的触感,很软很凉,她没由来的脸红,搞不懂裴珠泫是怎么个意思,莫非是自己看起来太弱了好欺负?姜涩琪有点苦恼的揉揉太阳穴,朴秀荣把姜涩琪的橡皮拿到自己的桌子上,然后自顾自玩起了弹簧游戏,姜涩琪翻了个白眼嫌弃她幼稚,朴秀荣反驳说这是童心未泯。

姜涩琪用指节敲击桌面,朴秀荣就跟着节奏摇晃起来,姜涩琪的目光停留在草稿纸上胡乱的圈上,它们无规律的互相纠缠在一起,好像在无声的反抗些什么,正发呆的时候班主任进了教室,拍着黑板喊安静,姜涩琪听话的停了动作,朴秀荣还在涂指甲。

“这次朗诵活动的排练,就拜托姜涩琪同学组织一下。”
“诶?”

突然被叫到名字,姜涩琪本能的愣了下,四十多双眼睛极为团结整齐的朝她望过来,这让姜涩琪浑身不舒服,好像被每个秘密都被人窥透了一样,他们的眼神太过让人不适,可裴珠泫的不会,裴珠泫望她的时候她只会觉得有趣,姜涩琪叹了口气,答应了下来。

姜涩琪并非什么组织能力惊人的存在,相反,她很讨厌去领导他们,领导那群自私又刻薄的少年,姜涩琪又一次按动指节,朴秀荣的警告随后如期而至,姜涩琪盯着朴秀荣涂了斩男色口红的唇瓣看了二十秒,直到朴秀荣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把口红涂出去了才缓缓开口。

“我说…秀荣啊,你知道裴珠泫吗?”

尽管早已准备听到的不是什么好故事,但那些字句从朴秀荣口中倾泻而出的时候,姜涩琪还是无可避免的受到了一些冲击,朴秀荣所描述的裴珠泫好像是存在于另一世界的人物。我认识的裴珠泫并不是这样的,姜涩琪想这样反驳,话到嘴边被唇齿拦住又尽数咽下,朴秀荣的目光始终定格在指甲上没离开。

“虽然不知道真假,不过肯定是个麻烦人物,还是不要扯上关系吧。”

姜涩琪心不在焉的点头,对于传言她当然是不信的,可是其他人呢?根本没见过裴珠泫的其他人呢?她们真的会以为她是那样子的?姜涩琪咬住笔尾,那里已经被她的牙齿折磨的遍体鳞伤,塑料变形成诡异的形状,在她看来对裴珠泫的那些恶意大多是出于嫉妒,裴珠泫长的好看,美的张扬又危险,那些人是害怕她的。

排练的地址选在放学后的公园走廊,夏天的太阳毒,晒到皮肤上激起灼烧的刺痛感,抹了多厚的防晒霜都没用,照样黑八个度,姜涩琪用手背拭去汗水,把稿纸卷成筒状大喊安静,少年们叽叽喳喳吵个不停就是不愿做停顿听她命令,姜涩琪有些心烦意乱,她是藏不住情绪的,因为极少生气的缘由,生气的表情会让情绪传达的十分明显,她灵敏的捕捉到空气中那些烦闷和抱怨,抬起眼的时候,有个女孩也在望她。

“干嘛啊一副死了爹的样子,不想搞就别搞啊甩什么脸子啊。”

没想到是这样恶毒的话语,姜涩琪被震惊到甚至忘了反驳,她觉得有点反胃,后退了半步稳住身躯,气氛突然变得安静,大家好像都津津有味的欣赏姜涩琪被教训后的模样,那女孩还用不屑的神情嘁了声,要把姜涩琪碾的更彻底似的。

“不好意思啊这位孤儿小姐,姜涩琪她不愿意干呢,你们另请高明吧。”

又是那个温度,姜涩琪甚至不用转头就知道背后站的是裴珠泫,这下空气不只是安静,而是死寂,大家都屏住呼吸观察裴珠泫的动作。只有一两个忍不住小声讨论关于她的那些负面八卦,裴珠泫笑了,她把手掌贴上姜涩琪的,指尖找到指缝,准确无误的滑入,没等姜涩琪反应就带她转身,议论声在姜涩琪转身后骤然大了起来,以要掀起天花板的气势吵嚷,姜涩琪忍不住堵住耳朵,裴珠泫则是笑了,两指做圈框住远方的房屋。

“我就说,靠近我会倒霉,我刚刚就在你们班旁边睡觉。”
“…也不算倒霉,不过你这样带我跑了我一会儿回去才是会真的倒霉。”

姜涩琪也没反抗,任凭裴珠泫拖着她气势汹汹的不知道要走到哪里去,她不问,裴珠泫自然也不答,只沉默着向前走,裴珠泫的裙子裁过,再上两厘米就会让人脸红心跳,她走起来的时候裙摆会晃,姜涩琪僵硬的移开目光,却又忍不住去看她匀称的大腿,最后她们是在公园的一个角落停住脚步的,那里有间小屋,光看门像是很有年代感了的样子,裴珠泫从口袋里摸出一串钥匙,它们相撞发出清脆又特别的声响,裴珠泫从中选中一枚,插进锁眼旋转,门开了。

“我的秘密基地哦。”

姜涩琪没多问,只管乖乖跟进去,内部并没有姜涩琪想象中那么陈旧,干净狭窄,刚好够两个人活动开来,裴珠泫变戏法似的拿出根棒棒糖塞给姜涩琪,接着拎起那串钥匙,在一阵叮叮咚咚中选中了什么,接着她捏住一把钥匙卸下来,神秘兮兮的晃荡,姜涩琪莫名其妙,裴珠泫也不恼,让姜涩琪摊开手掌,然后把钥匙放上去。

“送给你了。”

姜涩琪用指腹摩挲它,好像对待一件珍贵的宝物,裴珠泫似乎很满意她的动作,欢快的哼起了歌,棒棒糖从嘴里拔出来发出啵的一声,粉红色上亮晶晶的,姜涩琪轻声细语说了句谢谢,裴珠泫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许可证只给了你一个人哦,所以是朋友,朋友。”

3.

和裴珠泫成为朋友之后很麻烦的一件事就是姜涩琪不管走到哪儿都会有人行注目礼,或是窃窃私语些什么,更有甚者,趁姜涩琪上体育课的空隙,在她的桌斗侧粘上了嚼过的口香糖,姜涩琪看到那团令人作呕的蓝色物体时差点背过气去,幸亏她心大,坚定的认为退一步海阔天空,让一步晴空万里,事实就是那些罪魁祸首并没收敛反而变本加厉。

裴珠泫除了姜涩琪没别的朋友,那天之后每次姜涩琪吃饭裴珠泫总会端着餐盘坐在她对面,撑着下巴笑意满满的看她把食物解决的干干净净,一开始姜涩琪总觉得别扭,感觉整个食堂都在看她,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姜涩琪已经可以面对一整层楼的窃窃私语而毫不在乎的咽下一碗饭。

不知道是谁传来的消息,说裴珠泫和姜涩琪有些见不得人的关系,一传十十传百,姜涩琪莫名其妙的成了裴珠泫的绯闻女友,待遇升级,她每天拉开自己的储物柜都能得到一堆滚出来的垃圾和写着“人渣女友”的字条,她不禁沉思,在这个大人统称为最美好年华的季节,为何会有这般令人感到恐惧的巨大恶意。

裴珠泫一点也不在意,她活的还是那样自在,开心了就出去转转,不想动就留在秘密基地,一次又一次读那些晦涩难懂的书,裴珠泫的书单正经的不像个高中女孩儿,清一色的帕斯卡和尼采,属于姜涩琪读两行就会头昏脑胀的范畴,而裴珠泫却读的津津有味,还时不时会发出两句感慨。有点可爱嘛,姜涩琪一边咬碎糖球一边想。

裴珠泫被脸着地摁倒在姜涩琪面前的时候她才刚洗完手回来,水珠还在顺着指节往下淌,啪嗒一声滴在地板上,裴珠泫没表情,双手被反扣住动弹不得,罪魁祸首是几个高个儿女孩,还有那群愚蠢幼稚的围观者,裴珠泫看向姜涩琪,平淡无波纹,好像这对她来说是最平常不过的事,姜涩琪反应过来,正准备伸手,膝盖被猛的一击,重心不稳狠狠跪了下去,膝盖和地面触碰发出沉闷的声响,姜涩琪吃痛的嘶了声,毫无还手之力的被摁倒,颧骨和地面接触的时候好痛,姜涩琪的眼眶发了红。

“好恶心,你们在恋爱吗?”

好像是作为首领的那女孩开口了,一丝半点都不掩饰自己语气里的轻蔑和愉悦,她用漂亮的制服鞋地踩上姜涩琪的手指,痛感几乎是以极限的程度反映给了大脑,于是她开始尖叫,声音都走了音,汗水和泪水从下巴淌下来,姜涩琪大脑一片空白,只觉得眼前好黑,裴珠泫的声音响了起来。

“姜涩琪,不要认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在说什么啊,果然是一对吧,好恶心好恶心,要不要亲一个啊?”
“亲一个!亲一个!”

嘲讽的起哄声响起来,姜涩琪被抓住了头发被迫抬头,扯着头皮生疼,羞耻感和无助感席卷全身,裴珠泫也是同样的状态,女孩们嬉笑着将她们凑的越来越近,姜涩琪此刻和裴珠泫对上了视线,她彻底无法理解了,裴珠泫怎样做到在这样的侮辱下还能高贵的像猫,她又一次轻声重复着,涩琪呀,不要认输。

她的唇瓣是被粗暴的撞上去的,姜涩琪本能的想分开,脑袋却被摁住动弹不得,闪光灯亮起来,嬉笑吵闹声和快门声几乎同时占据了整个听力,姜涩琪的脑海里只剩下好痛一个感想,没有喘息时间,她的脸整个红成不自然的颜色,鼻尖和唇瓣贴合的太过紧密,裴珠泫也是如此,终于女孩们玩够了,手一松就洋洋洒洒的离开,姜涩琪毫不犹豫的站起来冲向卫生间,不是因为和裴珠泫接吻,而是因为在人群中被剥夺了所有尊严,她双腿一软跪在地上,开始毫无顾忌的放声哭泣,裴珠泫理理头发,低低浅浅的笑了声,然后蹲在姜涩琪面前,缓缓开了口。

“她们很恶心是吧,可是没有原因哦,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我们被如此对待,只是因为他们想,很不公平,对吧?可我们所处的就是这个世界,活着就是战争,每分每秒都是,顺便一提,亲了你很抱歉,这并不是我的意愿。”

姜涩琪没答话,只抽抽搭搭的掉眼泪,裴珠泫伸手帮她捋顺乱七八糟的头发,像安抚一只迷路的熊,接着她站起来,把手掌放在眼前,仔细的观察每个指节的构造,然后用力的合起来,指甲嵌进皮肤里,留下苍白的月牙。

“你跪下来的时候,是不是也很想杀了她们?”

TBC

评论 ( 22 )
热度 ( 170 )

© 神奇宝贝海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