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宝贝海绵桑

我要戴上泳镜来见你,以免突然陷入爱河。

【荔枝】微热

*《发圈》背景下的荔枝小番外

夜好冷,金智秀裹紧外套,吐息间还带着些威士忌的味道,金智秀不太喜欢,于是她本能的靠近Lisa,因为她亲爱的妹妹身上总会有好闻的栀子花香味,没料到Lisa几近本能的拉开距离,留给金智秀一个后脑勺,金智秀意识到Lisa在闹脾气,侧头轻声尝试着唤她的名字。

“Lisa啊。”
没回声。

金智秀没在说什么,苦恼的沉默,她孤单的数着脚下砖块的数量,平常这种时候Lisa该是缠着她滔滔不绝谈些幼稚话题的,金智秀抬起手,用指腹覆上唇瓣,那里还残留着裴珠泫的吻,生硬又冰冷的,非常敷衍的吻,她垂头轻轻笑了声,Lisa好奇的目光挪过来,随即又像意识到自己还在闹脾气中又火速挪火速,这一过程被金智秀一丝不差的收入眼底,她眸中的笑意更甚:我的妹妹真可爱。

等末班电车的人不多,基本都是脑袋里装着浆糊的醉鬼和满脸疲惫的不良少年,于是难闻的酒味和烟味笼罩了车站,金智秀耐不住,伸手抓住Lisa的袖角,也不管她挣扎着想抽回,直直的抵上了鼻尖,记忆中熟悉的栀子花香气溢出来,金智秀满意的深呼吸一口,让Lisa的味道占满肺叶。

平常若是这样做,Lisa会露出一个得瑟的孩子气笑容,说着“智秀啊欧巴的味道是不是很好闻”揽过金智秀的肩让距离更近些,此刻Lisa则是把头扭到一边,这让金智秀产生了一种自己是抢了小朋友糖果的大坏蛋的错觉,她保持这个姿势站了一会儿,接着松开香源,走到自动售卖机跟前。

金智秀从口袋里翻找出硬币,取出来的时候它们彼此碰撞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金智秀按动选择键滴滴叭叭嘟,草莓牛奶和巧克力牛奶从出货口滚出来,她握住还温热的包装,递给Lisa,小孩儿受不了巧克力牛奶的诱惑,无声息的从金智秀手中取走,她的指尖挠过金智秀的掌心,很痒。

金智秀撕开塑料纸包装袋,把吸管取出来,再咚一下捅穿饮用口的锡纸,Lisa喝东西很快,不一会儿就发出牛奶和空气混合在一起流动的声音,接着空盒入篓,金智秀抬头看见三两颗零碎松散的星在眨眼睛。

模特最重要的是身材管理,因此像今夜这般放肆的大吃大喝是几乎半年才有一次的特别时间,她轻轻触了触自己腹部的衣料,那下面有平坦紧实的皮肤,电车到站,Lisa没回头的挑了个单人座位,金智秀就坐她后边。

只有这时金智秀有空细细观赏Lisa的背影,被染成金色的长发,发根长出来了一小截黑色,看来不久后要去重新上色,肩膀宽度撑的起男性风格的西装或运动服,透着窗外微弱的灯光,金智秀看见Lisa肩上粘了两根白色绒毛,不用猜想就是她家那只淘气猫咪干的好事,金智秀没由来的有点嫉妒,她也想把手指勾在Lisa的肩膀,用指甲把线头挑出来。

电车靠站停,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在夜路上,像刚闹完别扭的新婚夫妇,Lisa腿长,一步一迈金智秀得小跑才能跟上,她这时意识到平日里并肩而行的时候Lisa总是悄悄放缓脚步配合她,到公寓门口的时候金智秀已经气喘吁吁,钥匙和钥匙孔暴力的撞进发出不太和谐的声响,门被打开,Lisa摁下电灯开关,过于刺眼的颜色亮起来,金智秀本能的阖眸。

细高跟被随意的踢掉,换上粉色兔子毛绒拖鞋,Lisa没理她,径直进了房间,金智秀幼稚的用鞋底摩擦地板,自娱自乐,过了好久Lisa还没出来,金智秀这才意识到应该做点什么,于是她蹑手蹑脚靠近Lisa的房间门,默数三秒猛的推开门。

“Surprise!”

像个傻瓜一样。金智秀难得的为自己害羞了一下,Lisa沉默了两秒,接着放下手里的书本,朝金智秀走过来,金智秀一瞬间产生了错觉,她以为Lisa是只捕猎中的豹子,眸中闪着极富侵略性的光,下一秒就要将自己吃干抹净。

“姐姐根本不知道为什么我生气了吧。”

Lisa没了往日笑嘻嘻小甜豆的模样,盐着脸单手握住金智秀的两腕抵在墙上,金智秀发现其实威士忌的味道很凉很凛冽,但Lisa的吐息的炙热的,于是它变成了介于冰凉和炙热中间的,一个微妙的状态,大概可以称之为微热。

金智秀虽然平日被吐槽小学直男,但她当然不傻,她当然知道Lisa因为那个模糊不清的吻而吃醋,她觉得Lisa的爱轻飘飘的,总是浮在半空中,唯独这种时候,她可以感受到Lisa的爱是真实的,是能触碰到的。

于是她笑了,把手掌覆上Lisa的侧颊,用冰凉的掌心缓和她的炙热,然后吻上去,让威士忌的味道彻底合为一体,唇瓣吸吮的红肿,舌尖试探的触碰,她感受到小豹子的獠牙敛起来了。

“最喜欢我们小混混Lisa了呀。”

评论 ( 12 )
热度 ( 159 )

© 神奇宝贝海绵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