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ulrene】发圈(7)

金艺琳发现姜涩琪状况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她打着哈欠走出来,发现餐桌上没有和往日一样摆着简单的早餐,于是她狐疑的把脑袋探进姜涩琪的卧室,看见了满头大汗的姜涩琪。

38.5度,金艺琳把体温计放到眼前,读出水银柱终点的位置,她拧了毛巾搭在姜涩琪的额头上,从包里找出备用的感冒药就着温水给她喂下去,姜涩琪的唇瓣动了动,似乎在说什么,金艺琳把耳朵凑过去,听见细微的声响。

“手机。”

金艺琳闻言拍了拍姜涩琪的枕边,柔软的床垫凹下又弹起,终于摸到了长方形的硬物,她不知道锁屏密码,于是递给姜涩琪,姜涩琪掀开眼皮,视线模模糊糊的,点开短信界面,编辑,发送。

“抱歉,发烧了,今天不能来上班,望谅解。”

裴珠泫是在电车上收到这条短信的,她一脸懵的翻来覆去查看了好几遍发件人是“小熊软糖”,上班?什么上班?发错人了?发烧?生病了?裴珠泫一头问号。

今天裴珠泫抢到了座位,不必抓着扶手摇摇晃晃或是不小心踩到某位大叔价格不菲的皮鞋,于是她难得的翻出《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来看,正读的尽兴,就收到姜涩琪这条莫名其妙的短信,她竭力想忘掉,书本飘出木香来,那些黑色的字符一个二个没了乐趣,变得枯燥又晦涩起来,裴珠泫强撑着看了两行就合上,重新塞回包里,转而注视窗外的风景。

打了卡进公司,裴珠泫含进一片薄荷糖压在舌下,凉意蹿上来,密密麻麻的工作任务排列在眼前,裴珠泫没有坐着装装样子就能月入百万的命,于是她勤勤恳恳的工作,光这点就让上司赏识,所以在公司混的还不赖,可是今天那条短信的缘由,裴珠泫怎样也没办法集中精力去工作,她揉搓着太阳穴,把薄荷糖嘎嘣一声咬碎。

姜涩琪生病了。这是一个既定的事实,而自己此刻在公司写着无聊透顶的报告书,裴珠泫无奈的撇嘴,姜涩琪的声音好像还在耳畔隐隐约约的响,裴珠泫终于把薄荷糖整个咽下去。

“部长。”

她站起来下定了决心,走进部长室,那是个长相严厉的中年女子,不好糊弄,于是裴珠泫尽力把五官扭起来做出痛苦万分的样子,一瘸一拐艰难的捂住肚子前行,周遭同事都投来好奇又心疼的目光,裴珠泫只当没看见。

“我生病了…请假一天可以吗…嘶…”

毫无疑问,裴珠泫拿到了许可,她心情愉悦的哼着歌伸手拦的士,风吻她的裙角,让发丝贴在侧颈上,痒痒的,打开车门的声音很悦耳,靠背也足够舒服,裴珠泫保持着良好的心情报了姜涩琪家的地址。

裴珠泫站在姜涩琪家门口,抬手想敲门,又怯怯的缩回去,头脑一热的后果就是太多的后续剧情要处理,自己该怎么解释为什么回来这里?要说自己担心她吗?不,绝对不要。裴珠泫从鼻子里哼了声,她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真的是在担心姜涩琪的。

正当她踌躇的时候门开了,裴珠泫和金艺琳大眼瞪小眼,气氛一度非常尴尬,裴珠泫都想立刻转身从楼梯间跳下去,金艺琳率先打破沉默,她尬笑三声,拍了拍裴珠泫的肩,一副标准自来熟样。

“哎哟正好,你是来找姜涩琪的吗?她感冒了正愁没人照顾呢,我先去上班了,她就交给你了哈!”

金艺琳没等裴珠泫回答就脚底抹油般溜走,留下裴珠泫独自风中凌乱,她小心翼翼的踏进玄关,带上门,房子静的出奇,仿佛失去了某种生命力,这可能是今天茶几上过于干净的原因,裴珠泫放轻脚步,在熟悉的房间找到了姜涩琪的身影。

她看起来很不好,双颊通红,唇瓣半开的呼吸着空气,刘海黏在枕头上,汗流浃背,裴珠泫用手背试了试姜涩琪的温度,太热了,她叹了口气,把毛巾换下来,重新洗干净,搭上去新的,金艺琳的感冒药治不了发烧,裴珠泫看了一眼姜涩琪,弯下腰来,凑到她耳畔。

“对不起,小熊,我要翻一下你的房间找药,你不至于没准备这种东西吧。”

姜涩琪没反应,因为她已经睡着了,这可以从她随呼吸而浮动的腹部来判断,裴珠泫对着抽屉们说了声对不起,就撸起袖子开始艰难的翻找。

啤酒…信封…印章…姜涩琪收东西还真是不会分类,裴珠泫看着新奇的组合们无言以对,瓶瓶罐罐很多,却基本是治疗肩膀和腰部用的,裴珠泫有点绝望了,等姜涩琪好起来一定要教她怎么整理房间,她想。

她在某个抽屉里找到了被卷起来的一张纸,侧面写着“Love Letter”,字很好看,圆圆的,裴珠泫盯了它很久,久到眼睛都有点发酸,她侧头看了一眼姜涩琪,再看了一眼这行英文,指尖蠢蠢欲动,她太想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了,姜涩琪居然也会写情书吗?她写文章是什么样子,直抒胸臆还是浪漫委婉?这篇情书是写给她手腕上发圈的主人的吗?太多疑问了,裴珠泫想,于是她毫不犹豫的,大胆的拆封。

那是张素描。

青涩稚嫩的高中生女孩儿害羞的抿嘴笑,露出漂亮饱满的额头,完美的曲线从下颚一直到锁骨,眼睛浅浅的弯,漂亮的一塌糊涂。裴珠泫想说着什么,喉咙里却如同卡了鱼刺,她的指尖颤抖着,和她的瞳孔一起,这张脸她太熟悉了,这个世界上没有比她更熟悉的人了。

“姜涩琪。”

她知道姜涩琪已经醒了,因为原本平稳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裴珠泫的声音带了点哭腔,她转过身,甩掉拖鞋,双腿分开跪在姜涩琪身体两侧,床垫下陷了一个裴珠泫的重量,她深深的吸气又吐出来,努力的将心情平复,接着她压低了声音,好像这样就显得没那么颤抖似的。

“那个发圈是我的,对吗?”

太安静了,安静的裴珠泫都能听见时针咔哒咔哒旋转的声音,此起彼伏的强烈心跳声,还有交缠在一起的呼吸,过了大概两分钟或者是四分钟,姜涩琪睁开了眼,说不上开心亦或是悲伤,她仅仅是注视着裴珠泫,没有表情没有话语,就这样注视,一副要看到世界尽头的架势,这时候裴珠泫终于看清了那对清澈的眸子里写了些什么——

是的,姜涩琪说,是的。

评论 ( 33 )
热度 ( 380 )

© 绵崽沙冰 | Powered by LOFTER